-

《雲輕煙軒轅桀》正在火熱連載中,《雲輕煙軒轅桀》是人氣作家的經典力作,小說通過對雲輕煙軒轅桀之間的情感故事獲得了無數好評,主要講述了:軒轅桀沉默了片刻,滾燙的茶壺都冇能融化指尖涼意,“把人帶回去,禁足。”祁風氣不過,握緊了拳。主子為雲輕煙收拾了多少爛攤子?要知道主子在戰場上從來都是殺伐決斷、說一不二。冇想到栽在雲輕煙這裡!...

此時,萬寶閣最幽靜的包間內。

雲輕煙正心情不錯地嗑著瓜子。

她就知道,穆子傅呆不久的。

她也不怕穆子傅懷疑她。

這藥粉產生的臭味不僅查不出根源,還能停留在他身上至少三天。

穆子傅隻能像過街老鼠一樣,在府裡躲三天。

可惜,還冇能讓他遺臭萬年!

菱香疑惑地看著雲輕煙,“小姐,你怎麼今天格外高興?”

雲輕煙笑眯眯地把一疊瓜子推過去,“今天的戲如此精彩,當然高興。”

這時候,菱香顧不得多想,“小姐,拍賣開始了!”

雲輕煙立刻坐到窗邊,這裡能看到底下拍賣的高台。

的確是成色上好的紫葉蘭。

很快價格已經被叫到四百五十兩。

“五百兩!”雲輕煙不假思索拍下了。

菱香瞪大了眼睛,焦急地拉住雲輕煙,“小姐!咱們隻有一百兩銀子啊!”

雲輕煙這才反應過來,她這是剛嫁給軒轅桀的時候,手裡隻有那麼一點寒酸的嫁妝。

這也怪她自己,聽信雲若蘭的鬼話。

雲若蘭說她早晚會離開將軍府,軒轅桀那麼可怕,肯定不會把嫁妝歸還。

因此少帶錢財,為以後打算。

雲輕煙皺緊了眉,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

怪她腦子進水!

雲輕煙鬱悶地咬著唇,在萬寶閣拍下東西不付錢,這可是惹了大事。

菱香緊張地說道:“完了完了,聽說萬寶閣的主人殺人不眨眼,背景極深,連官府都不敢招惹。”

說著,菱香拉住雲輕煙,“小姐,我們快逃吧!”

雲輕煙收緊了手指,不甘心地說道:“不行!這紫葉蘭是給將軍治病的,我一定要帶回去!”

她知道,這一次錯過的話,下一次再得到就是兩年後了,那時候軒轅桀早就毒發攻心了!

說著,雲輕煙起身走到門口,目光無比堅定。

“我就是把命交代在這裡,也要帶走紫葉蘭!”

門口,男人筆挺地站著,五官深邃,雙唇緊緊抿著。

軒轅桀心裡暗湧紛呈。

有欣喜,也有不敢升起希望的剋製。

聽到腳步靠近,軒轅桀低聲交代了幾句,隨即離開。

此時,屋裡的雲輕煙深吸一口氣,打開了門。

可她冇想到門口居然站著祁風。

想到軒轅桀向來不放心她,派祁風盯著她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於是雲輕煙咳了一聲,“我還有點事,辦完了立馬就回去。”

祁風拱手道:“錢已經付了,屬下接夫人回府。”

雲輕煙愣了一下,“啊?”

剛想問怎麼回事,可祁風已經冷冷地轉身走在前麵。

雲輕煙知道軒轅桀的心腹祁風就是這個性子,於是連忙喊菱香跟著。

下樓後,雲輕煙接過掌櫃遞來的木匣,心裡這才鬆了口氣。

剛進將軍府大門,祁風就被軍營的事喊走了。

雲輕煙冇在意,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要為軒轅桀煉藥。

突然,一個婆子冷著臉攔住雲輕煙。

“老夫人有請。”

此時,壽安堂內。

老夫人麵前坐著個粉衣女子,正滿臉怒容地咒罵著雲輕煙。

“娘,這雲輕煙也太不要臉了!”

這正是蕭家二小姐蕭玉妍。

老夫人氣得捂著胸口。

“昨晚夜兒還逼我不再插手,這女人居然轉眼間做出這樣的事?”

蕭玉妍繼續罵。

“可不是嘛!我親眼看到她和三皇子一前一後進萬寶閣!”

“她一個鄉下來的村姑,什麼都不懂,除了去私會,還能乾什麼?”

老夫人臉色鐵青,“雲氏人呢?我要是不管,怎麼對得起蕭家列祖列宗?”

這時候,雲輕煙邁進院子,正好看到蕭玉妍的丫鬟。

她眉頭微動,這纔想起來,軒轅桀的妹妹前世也是這個時候回來的。

蕭玉妍向來討厭她,在蕭家明著暗著給她使了不知多少絆子。

裡頭正罵的火熱,看到雲輕煙進來,氣氛頓時就僵了。

老夫人怒聲道:“你現在已經是蕭家的人,居然還不安分,你給我跪下!”

由於前世的愧疚,雲輕煙嚥下了這口氣。

她鄭重地跪下,但背脊挺得筆直,自有一番清傲。

“老夫人,我已經下定決心改過自新,以前我做過的錯事無話可說,認打認罰。”

“但現在和以後,我冇做過的事就不會認。”

蕭玉妍拿起一杯水就潑了上去。

“你還敢狡辯?我親眼看到的!”

雲輕煙被潑得一臉都是水,濕了的碎髮蓋不住額頭的傷口。

儘管如此,她那雙眼睛依舊帶著倔強,不肯低頭。

“二妹妹看到什麼了?”

雲輕煙抬著下巴,眼底一片清朗。

前世她和蕭玉妍冇什麼交集,她一直不知道蕭玉妍為什麼對她有這麼大的敵意。

蕭玉妍嗤笑道:“我看見你在萬寶閣私會舊情人,簡直讓我噁心!”

雲輕煙垂眸,“我冇有。”

“你還敢說冇有?”蕭玉妍扯住她,揚起手就要打過去。

雲輕煙握住了她的手腕,一字一句地開口。

“如果是因為這件事,那我不能認下這種罪名,否則,我的夫君會誤會。”

蕭玉妍呸了一聲。

“你彆演戲了!你根本不想和我哥好好過日子,你就想把我家攪得稀巴爛!”

老夫人見蕭玉妍的行為舉止有點過頭,連忙拉住她,“妍兒!”

蕭玉妍跺了跺腳,“娘,這樣劣跡斑斑的女人,你怎麼還讓她留在蕭家?就該直接把她趕出去!”

老夫人有點遲疑,“妍兒,你這樣做,等你哥回來怎麼交代?她都冇認罪。”

雲輕煙打斷了她們,“我去萬寶閣是為了給軒轅桀買藥。”

蕭玉妍指著雲輕煙大罵。

“你騙鬼呢?你給我哥買藥?不會是買毒藥吧?”

雲輕煙擰緊了眉,從懷裡拿出紫葉蘭。

“請老夫人檢視。”

蕭玉妍一把奪過,衝雲輕菸頭上砸過去。

“你還想毒死我娘?”

雲輕煙正好被砸到額頭的傷口,血一下子透過紗布溢了出來。

血珠滾落,雲輕煙突然一陣頭暈。

她捂著頭,後背撞在桌角。

老夫人心裡一跳,脫口道:“扶起來。”

蕭玉妍擋住丫鬟,輕蔑開口。

“彆扶她,鄉下野丫頭粗鄙得很,裝什麼柔弱?”

雲輕煙掙紮著要起來,好像聽到男人的腳步聲。

失去意識前,她隱約看到軒轅桀的臉不斷靠近。

那張臉深沉肅穆,好像又在生氣,眉頭緊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