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蕭令月》

小說介紹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蕭令月》是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是蕭令月戰北寒,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精彩節選:蕭令月抬眸,看著她怒氣沖沖的背影,不悅地眯起眼睛。她確實懶得跟一個奴纔多計較。但,俗話說得好。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堂堂翊王府的側妃,貼身丫鬟私底下竟然是這幅德行,就可以看出,她主子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邪王纏上身神醫毒妃不好惹蕭令月》

第122章

免費試讀

這真是媚眼拋給了瞎子看,自作多情!

她俏麗的小臉都氣紅了,羞怒且惱,咬牙切齒地恨不得把那個藥罐直接掀了。

“彩雲姑娘,玫瑰膏準備好了。”管事嬤嬤說道。

“催什麼催,爛了你的嘴了!”彩雲劈頭蓋臉就是一句罵,擺著張臭臉,搶過糕點盒就憤憤地扭頭走了。

蕭令月抬眸,看著她怒氣沖沖的背影,不悅地眯起眼睛。

她確實懶得跟一個奴纔多計較。

但,俗話說得好。

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

堂堂翊王府的側妃,貼身丫鬟私底下竟然是這幅德行,就可以看出,她主子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寒寒平時在王府的日子過得好嗎?有冇有被欺負過?

蕭令月有些擔心了。

她知道戰北寒護短的性格,在他的眼皮底下,側妃肯定不敢明目張膽的欺負他兒子。

可他畢竟是個男人,後院裡那些殺人不見血的磋磨手段,他未必都知曉。

關鍵是,這事不是除掉一個側妃就能解決的。

戰北寒風華正茂,日後難保不會再娶妻納妾。寒寒隻要繼續留在王府就隨時有可能被他爹爹的女人算計。

這種事在皇家早就不新鮮了。

真麻煩啊......

蕭令月心裡暗自嘀咕:“要不,我還是把人偷走吧?”

......

王府,琉璃院。

彩雲剛拎著食盒一進門,彩霞就皺起了鼻子:“你身上這是什麼味道?好臭。”

“彆提了,我不是去大廚房給娘娘取玫瑰膏嗎?結果就碰上了王爺帶回來的那個賤人,她在廚房裡不知煎什麼藥,弄得一屋子都是藥味,臭死人了!”

彩雲滿嘴抱怨道,“我就站了一會兒,衣服都沾上味兒了!”

中藥氣味濃鬱強烈,但也冇有那麼難聞,有些人甚至很喜歡。

隻是,謝玉蕊身邊的丫鬟都跟著她享受慣了,彷彿連鼻子都高人一等,這才覺得又臭又難聞。

“沾了一身的藥味,真是晦氣!”彩霞捂著鼻子伸出手,“把食盒給我,你快下去換身衣服吧,彆讓娘娘聞到了。”

“我這就去。”

彩雲轉身出去了,彩霞拿著食盒走進內屋。

謝玉蕊正坐在桌子旁,手裡端著杯茶,地上跪著個粗布衣裳的婆子。

“讓你去外頭打聽,王爺帶回的那個賤人是個什麼來頭,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可打聽清楚了?”謝玉蕊不冷不熱的問道。

“回側妃娘孃的話,奴婢都打聽清楚了,不然也不敢回來見娘娘!”婆子賠著笑臉說。

“說來聽聽。”謝玉蕊眯起眼睛。

“那個賤人名叫沈晚,是南陽侯府自幼養在鄉下的三小姐,昨天纔剛回京城,不知用了什麼妖法哄騙了小世子,這才攀上了王爺!奴婢還聽說,那個沈晚長得醜陋無比,在鄉下就已經成婚嫁人了,結果丈夫死的早,現在正在守寡,身邊還帶著個兒子。”

謝玉蕊聞言先是一驚,繼而大喜道:“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奴婢絕對不敢欺騙側妃娘娘!”婆子信誓旦旦地說道。

“這麼短時間,你怎麼打聽到這麼多訊息的?”謝玉蕊狐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