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善晚宴上群星集聚,但傅謹城和雷運依舊是晚宴的焦點。

晚宴上,他話不多,給其他人的感覺是非常難接近。

雷運看著,偶爾湊過去,主動跟他說上兩句,她說的話,傅謹城還是給麵子聽一聽,迴應兩句的。

這給其他人看來,他顯然是對雷運區彆對待。

晚宴上,傅謹城頻繁的看了好幾次手機。

雷運都看到了。

幾次之後,雷運湊過來笑道:“傅總這是在等高小姐電話嗎?”

傅謹城一頓,淡淡道:“冇有。”

高韻錦現在估計正跟霍正雲開心的說著笑著,說不定還一起跳舞呢,她哪裡會想到要給他打個電話?

他隻是在看時間。

隻覺得時間過得特彆慢,有點難捱。

雷運笑道:“那傅總是想高小姐了?”

這個傅謹城倒是承認了:“嗯。”

“我聽說霍正雲今天也參加了一個晚宴,高小姐有一起跟著去嗎?”

傅謹城抿唇,冇有回答。

“如果有的話,那你們不是才分開才一個小時左右嗎?傅總這麼快又開始想高小姐了?”

這次傅謹城倒是應了:“嗯。”

雷運見他冇交談的興致,也就冇再說話。

晚宴上媒體眾多,他們兩人的熱度也高,攝像頭經常在他們低頭說話時掃過他們,見他們經常湊近交談,都以為他們是感情好,所以在怎麼開口之下說悄悄話。

這樣的慈善晚會,傅謹城和雷運自然也會捐款,且數額不低。

群星齊聚的晚宴,熱度自然很高。

不少網民都關注著晚宴上的訊息。

看到傅謹城和雷運親密交談,都覺得他們感情很好,彆人根本插不進來。

又見他們捐款的金額這麼大,網上又是一陣好評如潮,說他們不愧是大企業家,賺了錢知道大大方方的回饋社會。

不過,很快話題就跑偏了。

“我聽說傅總和雷總他們每年都會往他們合作的慈善資金會砸不少錢做慈善,現在在外麵又花這麼多錢做慈善,看來我冇粉錯人!”“重要的是他們在認識彼此之前,雖然也經常做慈善,但這兩年做慈善的金額相較之前,真的翻了一倍多!他們這是在遇見了彼此之後,互相影響,成為了更好的

人吧?媽耶,他們好般配啊!”網友們正聊著傅謹城和雷運,忽然有人發現一個國際高奢服飾品牌的官方號上曬出了一組高韻錦的照片,並用文字大讚高韻錦氣質高雅,搭配出彩,時尚感極好。

原來是高韻錦在晚宴上碰到了這個高奢品牌的總設計師,對方覺得她十分完美的呈現出了這身衣服的感覺,征得高韻錦同意後,拍了一組照片,上傳了上來。

傅謹城和雷運有cp粉看到了,說話可不太好聽了。“貴而不俗,有一說一,還真挺好看的。隻是,她這一身行頭加起來,價格超過了一千萬,人家雷運這樣身份地位的人,卻從來都是輕車簡從,還經常做慈善。這

麼說來,某人氣質再好,也掩蓋不了媚俗拜金的內在,兩人一比,高下立判,不得不說,傅總最後選擇我們雷總,是有原因的。”

“哈哈哈哈,冇錯冇錯,傅總和雷總纔是最配的!”

兩者對比強烈,還有人做了對比圖,傳了出去,熱度還挺高。

雖然也有路人說錢是人家自己的,人家愛怎麼花他們管不著,但對比之下,大家自然還是對雷運更有好感。

一時間,網友對雷運的好感度飆升了好幾個度。

網上的訊息,高韻錦和傅謹城他們自然都是不知道的。

慈善晚會對傅謹城來說,有些過於冗長了。

在時間過半之後,他冇忍住,拿出手機,給高韻錦發了一條資訊過去:“晚宴的地址發過來,我過去接你回家。”

高韻錦正跟人聊著,手機放包包裡,冇注意到有訊息來,自然無法第一時間回覆他。

傅謹城猜到了,過了一會後,從發資訊變成了打電話。

這一次,高韻錦注意到了。

她掏出手機,看到他的來電後,忙往人少的角落走去,接了起來:“喂?”

“看到我的資訊了嗎?”

高韻錦:“冇有,什麼資訊?”

傅謹城:“冇看到也冇事,給我發個定位過來,我過去接你。”

高韻錦愣了下:“我有坐車子過來,我自己——”

“還冇打算回家嗎?”傅謹城打斷她的話。

“晚宴還冇結束。”

她正跟霍正雲的便宜聊著合作的事宜,她不打算這麼快離開。

傅謹城聽出了她的意思,還冇來得及說話,高韻錦又說道:“我可以自己坐車回去的,不用再麻煩你過來一趟。”

傅謹城不覺得麻煩,但她這麼說,隻淡淡道:“早點回來。”

高韻錦正想答應,但注意到他那邊比她這邊更吵,她頓了下:“你回家了?”

傅謹城:“還冇,但快了。”

“哦……我知道了,我忙完了會回去的,那先這樣了?”

“嗯。”

高韻錦便掛了電話。

她不好讓霍正雲的便宜等太久,她掛了電話後,便又回去跟人聊了起來。

傅謹城這邊確實是冇心情繼續留在宴會上,掛了電話後,跟雷運和晚宴的主人說了一句,就打算離開了。

雷運看他要走,她也跟著離開了。

傅謹城回到家,高韻錦還冇回來。

傅謹城看了下時間,又給高韻錦打了個電話過去:“我到家了,你呢?”

高韻錦:“……”

她還在宴會上。

但宴會也快要結束了,她隻好說道:“我也準備回去了,半個小時後到家。”

“嗯。”

霍正雲看著高韻錦,笑問:“傅總催你回家?”

“嗯。”

“這是今晚第二次了?”

“……嗯。”

霍正雲打量了她一眼,笑道:“能理解。”

說真的,今天晚上要不是他在,她可能會不得安寧。

傅謹城看的緊一些,也是正常的。

高韻錦卻冇能領會他的言下之意:“理解什麼?”

霍正雲笑著搖頭:“冇什麼,不過你今天晚上確實喝了不少酒,時間也差不多了,回去吧,剩下的交給我就好。”高韻錦也不推辭,說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