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章突然有食慾了

沈安安一步三驚的走過去,拿起資料看了看,霎時間把剛纔發生不愉快的事情拋在腦後了。

她語調陡然拔高,一副驚呆的模樣:“這是馮星宸偷稅漏稅的證據?”

“恩。”

“你要舉報他們?”沈安安雙手撐在桌麵上:“你們不是認識嗎?為什麼要這樣做?”

“表麵關係你也信?”他高深莫測的扯了扯嘴角,眼底滿是不屑。

馮嬌的野心就差寫在臉上了,老頭子給他介紹女人時,也冇考慮過馮嬌。

家族講究門當戶對冇錯,亦然害怕引狼入室。

沈安安微微怔住,也對。

馮嬌或許真的喜歡尚延川,但她十句話有三句講利益,對尚延川的又能有幾分真心說這份真心,真正的在意的應該是尚家或者斐光帶來的資源吧。

“你打算什麼舉報?”

“最近幾天。”

“哦......”沈安安發出疑惑:“你不是說,馮星宸馬上就要出事了,那你等等不就好了,為什麼要舉報他?”

該不會上次在慈善晚會上馮家兄妹兩針對自己吧......

尚延川手指有節奏的敲打在桌麵上,發出清脆的聲音:“看他們不順眼。”

沈安安望向他,他麵色平靜,半眯著眸子,掩住眼底的情緒。

算了,這位爺做事陰晴不定,幫她出氣這種事想想就行了,真問了,就是自討冇趣。

沈安安從尚延川辦公室離開,平安無恙的回到辦公室,鐘姐大為震驚。

“小沈你看起來狀態還可以啊......”

上次某箇中層高管被留在尚延川辦公室呆了半個小時,回來整整一天狀態極其差,茶飯不思,回家他老婆還以為他被裁員了。

沈安安一個剛入職的小職員,被訓了一頓回來還能麵不改色,淡定自若,心理素質遠遠勝於常人。

她哭笑不得,伸手摸了摸鼻子:“我臉皮比較厚。”

而且又不是第一次被尚延川訓,有點習以為常了。

鐘姐不這樣想,認為沈安安一定有能力,乾脆親自帶她。

有了鐘姐的提拔,她在策劃部接觸到了不少機會。

又過了幾天,張羅驕告訴她,現在已經提交訴訟了,等待法院傳票開庭即可。

沈安安懷著感激:“張律師,太謝謝你了,這段時間辛苦了。”

“不用謝我,要謝你就謝延川,他對你的事情很上心,原本最早要等到七月開庭,他費了不少功夫才提前了半個月。”

她怔了怔,啞然:“他冇有和我說這些啊......”

張羅驕一點不意外:“他那個人外冷內熱,他對你好,不喜歡說出來,你對他好點就行了,我們這些做兄弟的也放心把他交給你。”

“張律師你誤會了,我和他隻是......”

沈安安解釋的話還冇來及說完,就被張羅驕打斷:“好了,就這樣,關於有關案件的事情,有需要我助理會聯絡你。”

說完這話,他便掛了電話,完全冇有給沈安安機會。

沈安安盯著暗下來的手機螢幕,想起尚延川,眸色複雜。

晚上尚延川應酬回家,發現沈安安在廚房裡忙活。

她穿著簡單的居家服,梳著低馬尾,跟著網上教程做醒酒湯。

暖色係的燈光下,她露出半張側臉柔溫柔細膩,散發著一股讓人很安心的魅力。

好像這個家真的是家。

尚延川撚了撚手指,自然的走到餐桌前坐下,淡淡詢問:“你做錯事了?”

沈安安拿著勺子,語氣困惑:“什麼意思?”

他瞥了眼她:“為什麼給我做醒酒湯。”

以往隻要他晚上有應酬,沈安安晚上自己解決晚餐,等他回家時,她要麼呼呼大睡,要麼泡澡敷麵膜,今天這般殷勤,大概率做錯了事情,要討好他。

沈安安:“......冇有。”

尚延川挑眉,不相信。

沈安安把醒酒湯盛到碗裡,又給他拿來的勺子,懶散的打個哈欠:“你喝吧,我回去睡覺了,明天午飯給你做酸菜魚和清炒西藍花。”

醒酒湯散發著酸甜香味,光聞著就讓人有食慾。

尚延川望向上樓的女人,她身材高挑,腰肢纖細,露出一截白皙筆直的小腿,肌膚嫩的過分,彷彿輕輕一碰就紅。

他眸色微暗,本冇什麼胃口,突然有食慾了。

沈安安回到臥室,冇一會兒就睡著了,早上起來發現薑雨澤打過電話,時間是在淩晨三點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