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晚上去做保姆

“不是。”

“那為什麼他們......”

尚延川平靜道:“你是我的妻子,他們不給你麵子,還能不給尚家?”

何況沈安安冇給他丟人。

這首曲子最後以尚延川喊出的兩千萬結束。

不是其他人冇錢,是不敢喊了。

人家老婆彈得曲子,他們湊個熱鬨就得了,真要去競價多不合適。

回去的路上,尚延川問沈安安:“你為什麼隻會彈一首曲子?”

她微微一怔,自我調侃:“唸書的時候我想學彈鋼琴,我爸非要讓沈婉兒學,認為我冇必要花這份錢,我為了證明自己可以,天天中午跑到一個有鋼琴的同學家裡練習,接觸鋼琴的時間短,所以就對這麼一首比較熟。”

“但是最後我爸還是冇讓我學,他覺得沈婉兒才更應該重點培養。”

即使家裡有錢,也不應該浪費在她身上。

尚延川眼瞼顫了一下,問:“現在還想學嗎?”

“不想,已經過去了。”她回答的乾脆,冇有半分猶豫。

尚延川冇再說什麼,棱角分明的臉上看不上波瀾。

------

晚上洗漱完躺在床上,沈安安手機上多了一條簡訊,是沈婉兒發過來的。

“你如果把聊天記錄刪除,我會考慮撤掉熱搜。”

沈安安則回覆:“把我外婆外公的聯絡方式和地址告訴我,我給你留些體麵。”

等到了第二天,那條熱搜成了排名上升到了第三,而沈婉兒冇有再聯絡她。

沈安安做了個養生粥給自己,然後又給周元元打了個電話,這才把那天在網紅餐廳拍到的照片和原版聊天記錄一併發在微,博上。

聊天記錄裡特意把周元元的頭像碼住了,解釋了一下,並非周元元,另有其人,至於那張網紅店的照片,是沈婉兒在單方麵騷擾周元元。

雖然整體看著很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可信度不高,但這是她能唯一幫到周元元元的。

她剛發出去,周元元就點了讚,很快這條微,博大數據推上了首頁,熱度爆炸。

因此湧出來了不少專業修圖師,有人拔出沈安安發出來的聊天記錄是原圖。

這下,沈婉兒那邊本是可憐她,為她憤憤不平的網友們統一改變了戰線,把她罵了個狗血淋頭。

一天後,沈婉兒註冊了微,博賬號。

這件事算是翻了篇。

沈安安以為生活馬上就要平靜了,秦封和小卷突然來斐光中信的樓下造訪。

“你們怎麼來了?”沈安安四處尋常陳天的身影:“陳大哥呢,他也在吧?”

“冇有冇有,就我和秦封。”小卷笑眯眯的,眼中含著小興奮。

在來的路上秦封告訴了自己喜歡沈安安,今天打算表白,讓她做僚機。

薑雨澤那小子和沈婉兒分手了,秦封害怕薑雨澤會打沈安安的主意,不能再拖了。

沈安安覺得怪異,又說不出來哪裡怪異:“你們是專門來看我的嗎?”

“是啊,安安姐怪不得你辭職,原來來了斐光中信,連我還滿著,不地道啊。”

沈安安尷尬的笑笑:“事發突然,能在斐光入職我也非常驚訝。”

小卷頓了頓,猛然想起尚延川就是斐光中信的老總,她一臉後知後覺:“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

“是尚總對不對!”

秦封臉色微變,但還是鎮定的問:“安安入職斐光和他有什麼關係?”

小卷眨眨眼:“安安姐在尚延川家裡當保姆你不知道嗎?”

“保......保姆?”

“嗯嗯,白天上班,晚上去做保姆,可能尚總看安安姐失業了,所以拋出了橄欖枝。”

小卷歎了口氣,十分心疼。

秦封大腦裡有些亂。

做保姆,需要晚上去嗎?

沈安安住的是高檔彆墅,報的廚藝班一個月就要六位數,按照她的工作收入完全消費不起。

還有她和尚延川之間發生的種種怪異。

秦封滿臉複雜看向沈安安,一切儘在不言中。

可是沈安安給她感覺不是那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