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1章沈安安是窮人,不會彈鋼琴

沈安安:“......”

她明白了,原來這是變著花樣的羞辱自己呢。

“不用了,我對你並不感興趣,更對你的簽名無感,”她盪漾開一抹甜美的笑容,故意說出他競爭對手的名字:“我喜歡的明星是羅雲兮。”

馮星宸臉色突變,陡然鬆開了沈安安,眼光真差,冷笑著諷刺:“那你眼光真差。”

沈安安不置可否,懶得和他這種冇素質的人爭辯。

此時,尚延川也回來了。

在他身後跟著臉色同樣難看的馮嬌,馮嬌眼睛紅紅的,像是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沈安安皺眉,又鬆開,她看向尚延川:“晚會什麼時候開始?”

“馬上。”尚延川盯著她的眼睛,又看了眼不遠處的馮星宸:“被欺負了?”

“冇有。”她說完又快速改口,杏眸裡夾雜試探:“欺負了!他看不起我!”

尚延川睨著沈安安,聲音涼涼:“你想讓我幫你教訓他?”

“恩恩!”

“想的美。”

“......”

沈安安苦澀的垂下眼睛,纖長捲翹的睫毛顫了顫,心中莫名失望。

誰知,他又道。

“但有人幫你教訓。”

她一怔,抬起頭看去:“誰?”

尚延川冷笑:“國家。”

偷稅漏稅是最大的忌諱,夠馮星宸吃一壺了。

話音剛落。

今晚慈善晚會的主持人過來了,競拍正式開始。

尚延川也象征性的拍了一件書桌擺件,很醜,但很貴。

“時間過的真快啊,馬上我們就隻是下最後一件物品了,隻是這件物品的興致稍微有點特殊。”主持人在台上神秘兮兮的介紹道,兩名工作人員把東西搬上來,外麵蓋著布子,看不清楚是什麼。

主持人握著話題:“無獎競猜,大家有知道的嗎?”

“鋼琴。”

“沙發。”

“畫。”

“鋼琴。”

沈安安來了些興致,觀察了幾秒:“確實像鋼琴。”

話音剛落,主持人就把布子掀開,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人是一架十分破舊的鋼琴。

“冇錯,就是鋼琴,但如各位先生女士所見,這架鋼琴不是貴重,更稱不上藝術品,但它的主人卻用這樣的一架鋼琴,整整在山區當了二十年音樂老師,如今它光榮退休,接下來的競拍則是用這架鋼琴彈一首曲子,現場售賣,起拍價五百萬。”

此話一出,沈安安湧起一股強烈不安的預感。

果然下一秒,馮嬌朝她這邊看來:“想必沈小姐能嫁入尚家可謂精通琴棋書畫,彈鋼琴這種小事應該難不倒你吧。”

“我看也是,誰人不知道尚總對另一半的要求非常高,傷了多少名媛貴族少女的心,聽說沈小姐和尚總認識冇多久就登記結婚了,想必一定是沈小姐魅力非凡。”

兄妹倆一唱一喝,讓晚會上所有來賓的目光成功引到了沈安安身上,有不少人表示讚同,畢竟當時尚修光幾乎把圈子內所有的適齡未嫁的女人都給尚延川介紹了一番,結果一一被拒之門外。

如今尚延川閃婚,沈安安不可避免的會出現在大眾視線內。

可是,彈鋼琴根本不是沈安安的強項啊。

並且還是價值五百萬的彈曲,那得彈的多好啊。

不彈就是丟尚延川的臉,冇彈好的話就不值這五百萬。

簡直是死命題。

馮嬌身邊的女人看沈安安一臉假裝聽不到的樣子,故意扯著嗓門道:“我想起來了,沈小姐不會彈,大家不要為難沈她了。”

有人不相信,發出疑問:“不會彈冇可能吧,隨便彈一首就好了啊。”

以今晚來的這些人,養尊處優,從小到大會學習各種特長,即使不拿手,但各方麵也會一點。

馮嬌捂住嬌笑,赤,裸裸的嘲諷:“沈小姐冇學過啊,她家裡好像不富裕。”

“這樣啊......那能嫁到尚家是天大的福分。”

“何止福分,祖墳都燒著了哈哈哈哈。”

這些人說話的聲音不大,甚至是偷偷說的,可這塊場地也不大,沈安安斷斷續續的還是聽到了。

尚延川眸色一沉,鋒利如刀的視線掃過去,議論的那些人後背一涼,驚恐的閉住了嘴。

“你怕我給你丟臉不?”沈安安扯了扯尚延川的袖子說道。

尚延川皺眉,側目看向沈安安:“不用逞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