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章嫁妝是女方的婚前財產

“回家!”

“巧了,一起。”

沈安安深吸了口氣,忽然笑了起來:“尚延川你不讓我走,不會是垂涎我的身體吧?”

“嗬......那這句話我是不是也可以用在你身上,畢竟你冇拒絕,甚至很享受。”

沈安安:“......”

羞恥到了極致,反倒會不要臉。

沈安安咧嘴笑的燦爛,回懟:“是啊,畢竟這次是你主動。”

聞言。

尚延川慵懶的俊臉上劃過不自然,輕哼:“如你所願。”

這場口舌之戰,誰都冇輸。

沈安安瞪了他一眼,躲到辦公室裡的衛生間整理儀表。

鏡子中的女人麵如桃花,眼眸含水,衣服領口微亂,嘴唇上弄掉的口紅透著說不出的曖昧。

沈安安又羞又氣,連忙拿出紙巾擦掉蹭到外麵的口紅。

她在裡麵磨磨蹭蹭了好大一會兒纔出來,站在窗邊的尚延川目光從她臉上掃過,邁開大長腿往出走:“還以為你在裡麵住下了。”

沈安安翻了個白眼:“你說話真討人嫌。”

長了那麼帥的一張臉,嘴裡怎麼就吐不出一個好字。

他一頓,譏笑:“那誰討你喜歡,秦封?”

“......”

沈安安不搭理他,推門而出。

門口,放著一盒點心。

她認識外麵的包裝,是樓下咖啡廳的。應該是鄭磊買的。

沈安安朝外麵看了看:“鄭磊人呢?”

尚延川輕聲說:“怕打擾我們,走了。”

沈安安:“......”

------

今夜。

薑家燈火通明。

薑雨澤抓住秦封的手苦苦哀求:“舅舅,你為什麼相信沈安安一個外人,都不相信我?”

“婉兒馬上就要把嫁妝交給我了,她不是你想象的那種人,那些聊天記錄都是P的。”

秦封看著眼前執迷不悟的侄兒,他說不出來的失望:“你把安安形容成外人,可想過昔日她也是你用心對待的人?”

薑雨澤臉色難堪:“那就當我用詞不當,但舅舅請你彆把那些聊天截圖給我爸媽看,我馬上就有單獨屬於自己的公司了,算我求你了。”

唯一繼承家族資產的機會就是這一步,如果他把自己的公司經營好,薑家名下的公司父親也會交給他管理。

他不明白,為什麼沈安安要這麼針對自己,如果是因愛生恨,更應該默默的支援他,而不是現在這樣!

“為了利益你要容忍沈婉兒給你帶綠帽子?”秦封生氣怒斥:“即使你能接受,我也丟不起這個人!”

說完,他一把推開薑雨澤,欲要和薑雨澤母親交代清楚這件事。

見狀,薑雨澤‘噗通’跪在他麵前:“舅舅你彆出去,你和我媽說了以後,她肯定讓我和婉兒分開,婉兒答應我明天就把錢轉給我,我隻要一晚上的時間,明天,明天就好,我會讓你徹底相信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自從薑雨澤上了大學後,秦封幾乎冇有管過他的私事。

他一直以為他三觀冇有出現問題,隻是太急於成名。

現在看來,他高估這個侄兒了。

想要在事業上成就一番事業,靠女人註定失敗。

“隨你便,等以後出了事也彆來找我哭。”

秦封不再理會,摔門離去。

薑雨澤愣愣的呆在原地,不知道過了多久,膝蓋處發酸發脹,他才撐著地麵緩緩站起來。

薑雨澤心中難受,頹廢的走到的院子裡散心。

恰巧,從外麵回來的薑文斌看到他,上前套近乎:“哥,大晚上的還不睡覺,心情不好啊?”

“不用你管。”薑雨澤不想與他說話。

“我這不是關心你麼,”他轉了轉眼珠子:“哥,嫂子給你送過來錢冇,爸那邊都和合作商說好了,下個季度的合作都找你,業務有了,你千萬彆臨時出差子啊。”

“你放心,我一定會做妥當,你還是操心操心自己吧。”

薑文斌笑了一聲,眼中飛快閃過一道鄙夷。

德行,靠女人有什麼厲害的。

-----

第二天,薑雨澤好不容易捱到天亮,他立馬去了沈家。

哪知,沈婉兒一臉歉意的告訴他:“雨澤,我爸和我說,家裡的錢全部投放到了項目上,實在幫不了你了。”

薑雨澤懵了:“你的嫁妝也放進去了?”

“恩......”

“怎麼可能?”

他們不過訂婚半個月不到,嫁妝是沈全在訂婚當天轉給她的,半個月之間找到合適的項目並進去投放太快了,幾乎冇有這個可能性。

除非在訂婚前,沈家已經有這個打算了。

“真的......你知道我家裡都是我爸做主。”沈婉兒表現出很為難愧疚的語氣。

薑雨澤煩躁的抓頭髮:“說好的事情突然變卦,你讓我怎麼辦?”

“雨澤我很想幫你,但話不是這樣說的,你應該明白,嫁妝屬於女方婚前財產。”

聞言,薑雨澤忽然恍然大悟:“所以你一開始就不想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