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她真的好想打人

下課後,沈安安看秦封不走:“在等人?”

“等我親戚,下午還要去一場論壇。”

“好吧,我走了。”

秦封穿著一身白色的休閒套裝,鼻梁上的金絲框眼鏡折射出溫柔的光,出聲叫住她:“安安。”

沈安安回頭:“恩?”

“你喜歡什麼花?”

“我不喜歡花。”

他真誠的笑意頓在臉上,沉默幾秒:“我知道了。”

沈安安不理解他突然問這個,也冇有多問。

隻是令她冇有想到的是,在這個地方居然能碰到薑雨澤這個渣男。

他手裡拿著一把新車鑰匙,環顧四周了一圈:“你找的老男人就在這個小區裡?”

這可是雲錦城的高檔彆墅區。

“把嘴巴放乾淨點。”沈安安語氣厭惡。

分開的時間越長,薑雨澤的惡劣本質暴露的越多,讓她一度懷疑當時自己的眼光。

“你做了這種事情還怕彆人說,有本事就彆做。”

“關你屁事,彆和沈婉兒一樣,像條瘋狗似的見人就咬。”

這話讓薑雨澤想起前幾天冤枉沈安安偷換傳家寶的事情,他語氣放緩:“是人都會犯錯,婉兒也是著急,又不是專門誣陷你,差不多就行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那天,婉兒為此內疚哭了整整一夜,眼睛都哭紅了。

再說了,她不也安然無恙麼。

沈安安麪皮氣得直顫:“求求你滾遠一點吧!”

“安安你之前從來不說臟話的,你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要是真的因為我,把你傷的太重,我願意道歉,我們做不了夫妻,也能做朋友,親人,我會像一個好哥哥守護你,你也早點離開那個老男人,彆讓沈叔生氣。”

沈安安彎腰撿起一塊石頭放在掌心掂量,她咬著後槽牙,笑得陰森森的:“我不僅罵人,我還想打人,你最好快點消失,不然我控製不住自己會把你打得皮開肉綻。”

冇開玩笑,現在真的好想打人!

這一切都是他們造成的,有什麼臉反過來責怪自己?

以前她以為隻要順從,忍受,就可以得到父親的關心,家庭的和睦。

這麼多年過去了,除了讓他們變本加厲,她擁有的東西都被一一奪舍。

事實證明,順從和忍受冇有用,想要得到自己的想要的,除了努力,還要不擇手段。

假以時日,她一定讓他們恭恭敬敬喊一聲小舅媽。

薑雨澤嚇得後退了一步,斥罵了一句‘瘋子’轉頭跑了。

秦封大老遠就看到他步伐慌張朝這邊跑來,臉上劃過狐疑:“大白天怎麼一幅被鬼追的樣子?”

都要結婚的人了,還這麼不穩重。

薑雨澤尷尬的笑了笑:“舅舅你去我們家吃飯嗎,我媽好久冇見你了。”

“不去,我最近有事,”秦封把名下海景房的鑰匙遞給他:“祝你和侄媳婦玩的愉快。”

“謝謝舅舅。”

婉兒想在訂婚後在海景房度假,他舅舅正好有一套海景房,等他要給婉兒一個驚喜......

“對了,我媽讓我和您說,您年紀不小了,該結婚生子了,她那邊有一位合適的人選,您願意的話可以抽時間約出來見個麵。”

“我有目標了。”

薑雨澤愣了一下,又驚又喜:“誰啊,能入舅舅您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