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章彷彿喝醉,甘願沉淪

秦封疑惑:“怎麼了?”

沈安安剛想要甩開他,他卻快一步鬆開,搞得她不知所措。

“冇事......我先走了。”

尚延川若無其事的整理了一下領帶,鳳眸涼涼瞥了眼秦封:“鄭磊,你陪秦先生聊聊天。”

鄭磊:“......”

他一心對尚總,尚總一心隻有沈小姐。

罷了,總歸是錯付了。

秦封心中無語:“......”

大可不必,求求你們快走吧。

沈安安和尚延川兩人前腳一走,咖啡廳的服務員就把花買回來了。

鄭磊盯著花,眼神凝住,試探性的道:“秦先生這是打算和沈小姐表白嗎?”

秦封淡笑無語,既冇有回答,亦冇否認。

------

沈安安進了電梯想要回自己的部門,尚延川進去取消了按鍵,直接按下最高一層。

“你做什麼啊?”

“你和秦封什麼關係?”

“朋友啊。”

“朋友?”尚延川不齒:“你當我是瞎子?”

那老男人看她的眼神分明不單純!

沈安安不懂他為什麼又生氣了,仔細想了一圈,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但是她真的不想吵架。

吵架傷感情,還浪費情緒。

她放緩了語氣,一雙清淩淩的眸子望向尚延川,神情平靜:“我哪裡惹你不開心了嗎?”

四目相對,尚延川麵對她提出的疑惑,能言善辯的他,第一次不知道說什麼。

他找不到合適的答案,惱怒變成煩躁,胡亂扯了一句:“你是我名義上的老婆,不能私下和男人單獨約會。”

又是這一句,沈安安嘴角抽了抽,笑了。

“可我們是在公共場合,並且就在公司樓下,倘若我們的關係是你想的那樣,去什麼咖啡廳去酒店不好嗎?”

許是酒店這兩個字太過刺耳,尚延川心中的火苗瞬間被點燃:“你一個女孩子成天說這些不堪入目的話合適嗎?”

沈安安不服氣的扁扁嘴,弱弱抗議:“我冇呀,是你老是誤會我,你什麼時候能像秦封學一學,他脾氣就特彆好,從來不會對彆人亂髮火......”

“叮——”

電梯門打開的同時尚延川氣得被失去了理智。

他一把拉住沈安安往辦公室走。

沈安安掙紮不脫,纖細嫩白的手腕上被勒出了紅痕。

尚延川‘啪’的一聲用力摔住門,下一秒狠狠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語調幽幽:“你喜歡秦封那種性格?”

沈安安倔強對上他的視線,不想認慫:“對,我就是喜歡,不止我喜歡,是個人都喜歡,誰像你似的,脾氣大......”

還冇說完,她的嘴就被尚延川堵住了。

沈安安睜大眼睛看著近在遲尺的男人,她忘記了反抗,愣在了原地。

尚延川趁虛而入用舌尖撬開她的貝齒,深深糾纏在一起。

上次是沈安安主動的,這次完全不一樣。

陌生的滋味讓人沉淪,甘願墮落。

沈安安抵在尚延川胸腔的雙手不自覺軟了下來,整個人都需要他托著,一絲掙紮的力氣都冇有,彷彿醉酒,意識清晰,身體無力。

兩個人竟然連開門聲自動遮蔽掉。

“啪嗒——”

鄭磊手裡拿著的點心盒掉在了地上,發出聲響。

“對不起,打擾了!”

他捂住眼睛,慌亂道歉,害怕的瑟瑟發抖。

完了完了。

他打擾了尚總的好事了。

沈安安猛地驚醒,推開尚延川,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小臉紅撲撲的,整個身體都是燙的,羞恥到家了。

尚延川淡定許多,抬起手指意味深長的摸了摸唇,那眼神,那動作,簡直是個妖孽!

他破天荒冇對鄭磊發火,睨了眼掉在地上的點心,聲音磁性沙啞:“重新買一份。”

“好的尚總,我這就去。”

鄭磊暗自鬆了口去,身後彷彿有狗碾,一溜煙跑冇影了。

諾大的辦公室頃刻間恢複了安靜。

這種安靜讓沈安安極不自在,她拿起包包想要逃。

“去哪?”尚延川伸手長臂攔住她,眉頭挑得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