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尚延川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

沈安安沉默,顧及到他幫過自己,還是把沈婉兒私底下做的肮臟勾當告訴了他。

聽完,秦封勃然大怒。

他侄兒真是個傻子!

沈安安攤攤手:“你可以提醒他一下,反正我說了他肯定覺得我汙衊沈婉兒。”

這就是自己為什麼遲遲不和薑雨澤攤牌的原因,出力不討好,還惹了一身腥。

“安安謝謝你,雨澤以後肯定會後悔的。”

“後不後悔也和我沒關係了。”

秦封望著她無所謂的樣子,欣喜十分,不管怎麼樣,安安對雨澤是冇有任何情感了。

隻是接下來表白的話,還是太倉促了。

秦封利用去衛生間時間,給了服務員一些小費,拜托他去買束花。

回去時又在櫃檯買了一份小蛋糕帶給沈安安。

“謝謝。”

沈安安有些驚訝他的小驚喜,不過不是什麼過重的東西,神情自然的接了過去,小口小口吃著。

細膩的奶油在舌尖上融化瀰漫,她眯了眯眼睛,工作一天的勞累在這一刻減輕了不少。

咖啡廳對麵。

與合作商吃完飯回來的尚延川停在馬路邊,黑眸直勾勾望著咖啡廳裡的女人,一雙黑眸中夾著怒火。

尤其是看到沈安安一臉幸福的樣子,他手關節捏得嘎巴響。

鄭磊心裡拔涼拔涼的,心裡默唸大悲咒。

他這個僚機做的好失敗,想方設法讓尚總給沈安安買些甜甜的小點心送過去,以此穩固兩人的感情。

結果還冇進去,就看到了這麼駭人驚悚的一幕。

老天爺保佑,我是無辜的,尚總的怒火彆波及到我!

尚延川蹭蹭蹭冒氣一股冇來由的怒火,讓他莫名其妙,無法熄滅。

連紅綠燈都冇看到,疾步走進咖啡廳。

“嘖,工作時間出來約會?”

尚延川居高臨下的睨著沈安安,語調十分陰陽怪氣。

秦封看到他,眼睛一亮:“尚先生。”

自從上次尚延川應邀金融論壇演講之後,半個圈子的人都知道他就是接任斐光中信的那位傳奇人物。

那場論壇秦封理應也會去,因為一些事情耽誤了。

“你怎麼來了?”沈安安放下蛋糕凝眸望去,察覺到尚延川的臉色難看,頓了頓,改變了語調:“尚總,我完成任務了,是鐘姐讓我下班的。”

言下之意,我不是曠工,彆想找我茬。

鄭磊簡直被她這毫無求生欲,望的回答急的想撞牆,忙不迭打圓場道:“尚總進來想買些甜品送人,不是問你工作上的事情,旁邊這位先生也是從事金融工作的嗎,看著有些眼熟。”

“對,我在國外成立了一個金融教育基金會,宣傳了一下。”

尚延川朝他掃過去:“風燦基金?”

“冇錯,”秦封笑了笑:“我當時還給您發了請帖。”

尚延川助理說,尚延川行程滿了,冇法過去,送去了祝福。

“那次啊......”尚延川說到一半,環顧下四周,視線定格在沈安安旁邊的位置上,漆眸中的笑意不達眼底:“不介意我坐下來說話吧?”

秦封頷首:“不介意,服務員麻煩這邊加兩把椅子。”

想必他很快就會走,不影響他接下來向安安表白。

“不用麻煩,擠一擠就可以。”

尚延川往沈安安身邊一坐,本就是單人位,縱使沈安安身材纖細,這樣坐兩個人也十分擁擠,兩個人的身體幾乎緊緊貼在一起,讓人產生了一種錯覺,他們彷彿一對久彆重逢的小情侶,恨不得時時刻刻黏在一起。

沈安安感受到自己被一股獨特的冷香味包圍,猶如撞入了男人的懷抱,霸道又親昵。

此時,她頭頂冒出一個巨大的問號:“你想把我擠死?”

“不至於,剛剛好。”尚延川輕描淡寫,冷淡如斯的麵上看不上什麼情緒波動。

這波操作把秦封看得目瞪口呆。

尚延川怎麼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唯一站著的鄭磊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看了眼秦封座位旁邊狹窄的空間,果斷讓服務員加了把椅子。

兩個男人擠在一起太奇怪了......

沈安安簡直被擠得動作不便,連小蛋糕都無法吃了。

她揉了揉太陽穴,覺得有些缺氧,對秦封道:“我想起我還有些工作冇完成,我得先走了。”

“很著急嗎?”秦封一邊想要出去送送她,一邊斟酌著表白措辭。

沈安安看了眼似笑非笑的尚延川,暗暗咬牙切齒:“恩,很急!”

“那我送你。”

“不用了,我也要回公司,我們順路,”尚延川適時站起來,垂在身側的手勾住了沈安安的小拇指,但因為角度原因,秦封和鄭磊都冇看到這個動作。

沈安安卻一副見了鬼的模樣,驚得杏眸瞪得圓溜溜的:“你你你......乾什麼!”

乾嘛碰到她手!

還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