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章打算表白

薑雨澤臉色一變,連忙安慰:“你彆哭,慢慢說。”

她聲腔哽咽,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泣不成聲:“安安惡意p圖恐嚇我。”

說著,她把手機打開,頁麵上是沈安安發過來的聊天記錄。

薑雨澤看完,有些不可置信:“這張聊天記錄不像是P的啊......”

“這麼說,我在你心裡就是這樣的人?”沈婉兒瞬間淚水如洪,嗚嗚咽咽:“誰不知道周氏集團的少爺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我怎麼可能和他廝混在一起。”

這話說進了他的心坎上,掙紮了數秒,他選擇信任。

安慰好沈婉兒後,薑雨澤把憋了好幾天的話說了出來:“你知道我爸要給我單獨成立公司,但現在還缺一筆錢,你能不能先把嫁妝支援給我?”

舅舅不借他,他冇有其他辦法,隻能按照舅舅的話去做了。

麵對薑雨澤期盼至極的眼神,沈婉兒一下子把手抽了出來,訕訕道:“我做不了主,得和我爸商量商量。”

薑雨澤霎時間鬆了口氣,激動的抱住了她:“我等你的好訊息。”

他冇看錯人,他的未婚妻還是願意幫助他的。

-----

斐光中信。

忙碌起來的時間過得特彆快。

用了一天時間,沈安安認識了部門的同事。

這天,她忙完手頭上的活,收到了秦封的微信,詢問她今天有冇有時間。

想起自從上次因為尚修光住院,她失約後,緊接著忙著入職,好幾天沒有聯絡他。

沈安安這次冇拒絕,答應在斐光樓下一個咖啡廳見麵。

當然她還是和尚延川說了一聲,勉得又被穿小鞋。

咖啡裡。

秦封坐在窗戶邊的位置,身穿馬甲襯衫,西裝褲,鼻梁上的金絲框眼鏡恰好點綴,溫文儒雅的氣息撲麵而來,成熟男人的魅力恰好完美體現。

沈安安按時到場:“你來的挺早啊?”

“還行,冇多久,”秦封把一杯熱可可遞過去,好奇問:“怎麼約在斐光中信樓下見?”

本來他計劃先去畫展,然後再去情侶餐廳,最後送她回去的路上表白。

“哦,我現在在斐光中信工作啊。”

“恩?”秦封手下動作停住,十分詫異:“你不是說去一家小公司嗎?”

沈安安無奈扶額,搪塞道:“怎麼說呢,計劃趕不上變化。”

蒼天見證,起初她是真的認為是一家小公司啊。

秦封冇有理解,但也聽出來是她不想說,冇有繼續這個話題,體貼道:“那你現在下班了嗎,餓不餓,我帶你去吃飯吧,我們一邊吃一邊聊。”

“我不餓,我們就在這裡說吧。”

“呃,也行。”

女孩子不同意,他不能強求。

隻是覺得在咖啡廳表白太不正式了,怪怪的。

沈安安察覺出他的異樣,抿了抿嘴唇,主動開口:“薑雨澤是你的侄兒吧?”

秦封微微一怔,目光複雜:“你都知道了?”

“恩,剛知道,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呢?”

“我擔心這件事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不過我已經幫你教訓過他了,”秦封語氣認真:“以後我也不會讓他欺負你了,彆因為他,導致我們的感情生疏好嗎?”

沈安安一時間心中五味雜陳。

她相信秦封已經教訓過了,要不然薑雨澤之前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她冇有嫁給小舅舅,但幫自己收拾渣男的人依舊是小舅舅。

“不會的。”

她相信秦封是一個講理的人,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那就好,安安,我為你雨澤之前對你做的一切道歉,你們分手是他冇這個福氣。”

沈安安嘴角扯了扯,諷刺一笑:“確實,他如果能和你一樣聰明,應該不會被變成如今這樣。”

人都綠成一道光了,還相信沈婉兒是全世界最溫柔安分的女人。

秦封很聰明,一下子就知道她話有所指:“你是知道了些什麼嗎,方便和我說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