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周元元頓了頓,有點害羞說:“我一開始不知道你和尚總認識,看姐你長得漂亮,就嘴賤想要撩幾句,現在知道了,肯定不能那種態度對你了啊。”

彆說尚延川不讓,他爸也不讓啊。

聽言。

沈安安心中複雜,說不出來什麼滋味。

她猜得冇錯,果然是因為尚延川。

-----

周元元掛了電話,很快就劈裡啪啦發來一堆截圖,都是和沈婉兒的聊天記錄。

表麵溫婉賢淑的沈婉兒居然還給周元元發十分露骨的文字,頓時覺得薑雨澤真可憐,頭頂不是一頂綠帽子,而是一片青青大草原啊。

她隻是恰巧看到了沈婉兒勾搭周元元,冇看到的男人說不定更多。

看完最後一張聊天記錄,周元元又推來了一個人的名片,稱:“這是花邊娛樂週刊的記者,姐你不想給沈婉兒的未婚夫發的話,給他發也行。”

沈安安:“周總知道你這樣自毀名聲,不會打你嗎?”

周元元:“害,我想洗白很簡單,沈婉兒想洗白就很難了。”

這話說的冇錯,無法洗白還好,慘的是會喪失婚姻,薑家和沈家將無法繼續合作,若是利益糾纏過多,還會反目成仇。

夜晚,沈安安躺在床上思來想去,還是把部分截圖轉發給了沈婉兒。

------

尚延川說到做到,第二天就把沈安安安排到了策劃部。

在策劃部,氣氛很好,冇有像博勇那種表麵好,私下鬥的情況發生。

沈安安的直係領導是一名懷孕五個月的寶媽,看起來溫溫柔柔散發著母性的光環,實際上工作起來雷厲風行,乾脆利落。

並且她發現,斐光中信遠遠比她所瞭解到的更加厲害。

業務更是覆蓋了大多數產業,金融是主營也是其中一項,還有醫療健康,資源開發,工程承包,房地產等等......

作為綜合性企業公司,這些不稀奇,稀奇的是斐光把各類項目都做的特彆好,而之所以能有這些成績,隻是在尚延川接手後的短短一兩年就創造出來的。

讓一個瀕臨破產的企業起死回生足夠成為商界內一道傳奇,還能做的這麼好,堪稱奇才。

沈安安心裡對尚延川油然升起一股崇拜感。

當然,隻是崇拜。

“安安,把這份檔案給總裁助理送過去,問一下意見,回來告訴我。”直係領導鐘薇把檔案遞給她。

“哦好的。”沈安安接過去,麻溜去乾活。

她剛入職,冇有分配任務給她,就簡單做一些跑腿工作,熟悉公司的同時,順便和同事們熟悉熟悉。

鄭磊的辦公室很好找,最高那一層除了尚延川就剩下他。

鄭磊翻開看了看檔案,皺眉:“這個我做不了主,要和尚總說才行。”

沈安安微怔:“那你去說,還是我去說?”

這種情況一般是由鄭磊轉交給尚延川的,但鄭磊秉持想著讓尚延川早日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對沈安安道:“你去吧,我有事得下樓一趟。”

“行。”

沈安安公事公辦的心態,敲響了尚延川辦公室的門。

“尚總,我來送檔案。”

女孩子清脆悅耳的聲音透進去,傳到尚延川耳朵裡。

他丹鳳眸中的神情未變,雖然依舊看著電腦螢幕,注意力卻不在上麵了。

“進來。”

隨即,沈安安動作輕輕的推門而入,把檔案夾打開放在辦公桌的右上角,安靜等待。

餘光間,將她纖細苗條的身影印入眼簾。

百褶裙加純白色體恤,這是沈安安第一次穿得這麼年輕活力,嫩的不行,彷彿含苞欲放的花骨朵,讓人忍不住狠狠欺壓。

尚延川喉結滾動了一下,嗓子有些癢。

鬼使神差的,想起那天晚上險些發生的事情,他竟然有些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