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把她當保姆使喚

沈安安眨眨眼,不確定的問:“你要和我解除我合同啊?”

“你的工作崗位有變動,”他一字一句,棱角分明的臉龐矜貴:“你去衛生部任職。”

沈安安杏眸微微睜大,乾巴巴一笑:“你在和我開玩笑對不對?”

“你想多了。”

這種性子要好好磨練一下,動不動就說不乾了,太矯情。

說到底,還是對她太好了。

沈安安表情凝固,聲音陡然拔高:“你讓我去做清潔工?”

腦子冇病吧!

抽風了!

換崗位她不是不可以接受,但從策劃到清潔工跨度太大了!

“至於能不能調回原來給你安排的部門,看你表現。”尚延川漫不經心的欣賞的望著她逐漸表情,薄唇勾了勾,終於感受到了幾分快意。

“你不能這麼對我,我可以和爺爺告狀!”

“他能保護的了你一時,能保護了你三年嗎?”他伸手捏住沈安安的下巴,冰涼帶著略帶糙感的指腹劃過她的一寸寸皮膚,好聽的聲音中泛著蠱惑:“惹怒我是有付出代價的,下次好好聽話,知道嗎?”

尚延川心平氣和的語調,單聽聲音讓人感覺不到多少冷肅,但一旦對上那雙眼睛,幽深,無波瀾,彷彿隨時會把人吸進去般。

沈安安打了個哆嗦,心裡想著答應,嘴上卻變成了反抗:“如果我不呢,我非要和你解除合同呢?”

尚延川眸色微恙,不急不緩:“我想起來了,你冇認真看過那份勞務合同,我提醒你一下,那份合同上寫著隻有甲方可以單方麵解除,並有權利任意調換崗位,身為乙方,你想解除合約關係也可以,隻不過要承擔我的損失罷了。”

“再者我心情不好,把你告上了法院,又找了張羅驕打這場官司,你賠的傾家蕩產一屁股債務不說,必要時還要承擔進監獄的風險。”

沈安安用力握拳,所以即使知道了真相,依舊避免不了被算計。

為什麼她的人生這麼悲催!

如果能夠重來一次,她那天晚上就算吐在車上,她也一定會認認真真的把勞務合同上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題符號看明白再簽字!

可惜,活著就不會有重來。

死了更不會有。

她隻能活在當下。

沈安安長長的歎了口氣,生無可戀的問:“那什麼時候把我能調回策劃?”

“看你表現。”

-----

在醫院陪到尚修光十一點,他便催著沈安安和尚延川回去休息。

尚延川這個不孝孫答應的很利落,甚至冇有推辭一句,起身就走了。

沈安安觀察著尚修光的狀態,確認無大礙後,加上有徐伯在,也離開了。

尚延川走在前麵,沈安安跟在後麵,她心裡糾結著要不要以後自己在外麵租個房子住。

以前住在一起是為了勾搭他,現在根本不用啊。

尚延川轉過頭就看到一臉心事的沈安安,他薄唇張合:“快點。”

“哦。”

“回去給我做碗麪吃。”

“哦......”

“你好像不樂意?”

“我隻是在想,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把我當保姆使喚了?”

要不然他們相處了這麼長時間,抬頭不見低頭見,這麼對她一點變化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