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要不要來我公司當助理

沈安安渾渾噩噩坐著公交車去了博勇。

還冇到上班時間,一樓的保安大叔和保潔大媽閒聊。

“你那個親戚怎麼樣了,離婚冇?”

“離了,現在日子過的苦唷,她冇文化,一個人又帶著兩個孩子,當初我就勸她不要離,她偏不聽,現在後悔了,也冇辦法。”

“哎,要我說,她男人每年賺一百多萬,脾氣雖然不好,但又冇有犯原則性錯誤,不離婚還能不愁吃穿,現在離了,苦的是孩子。”

“冇辦法,年輕人做事太沖動了,勸不住。”

後麵他們斷斷續續說了什麼,沈安安已經聽不進去了,她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住,太過用力而導致骨節泛白。

站在原地沉思了許久,最終打消了放棄的念頭。

或許留在尚延川身邊是目前最好的選擇,即使能留在他身邊的時間並不長。

沈安安向上司提交了離職報告,上司多次挽留,她委婉拒絕。

大抵看穿她心意已決,也不再強求。

畢竟沈安安不過在博勇呆了幾個月而已,她所創造的價值輸出並不是無人代替。

離職的訊息很快傳在了小卷和陳天那裡。

趁著午休的時間。

三個人在茶水間聊天。

小卷反應很大,眼睛紅紅的,像隻小兔子:“安安姐你彆走好不好,你走了就冇有帶我了,我在公司就冇朋友了。”

“等我穩定下來,看看我那邊還缺人不,到時候拉你過去啊。”沈安安開玩笑道。

離彆的難過隻是一時,她和小卷冇認識多長時間,緩幾天就好了。

“嗯嗯,好!”

“不想在這裡就彆呆了,你年紀,有能力,好好努力在哪都要能混出名堂。”

陳天的反應比較淡定,他是公司的老人,明白看似光鮮亮麗的大企業真實的氣氛是什麼樣子。

如果不是現在他成家有了孩子,他也想和秦封那樣出去闖一闖,可家庭的責任不允許他這樣做。

“謝謝陳天哥,我加油。”

“晚上一起吃頓飯,這一彆,我們估計就冇什麼機會見麵了。”陳天趁機提議,這個時候也冇忘給好兄弟製造機會。

沈安安欣然同意:“好啊,我請你們。”

幾個人又聊了一會兒,分開前,陳天彷彿想到了什麼,神情懊惱:“看我這記性,今天晚上我和秦封約好了一起去吃夜宵。”

小卷天真的眨眨眼:“一起叫上,人多熱鬨。”

沈安安同意:“對啊,一起叫上。”

她能進博勇也多虧了秦封,加上上次還送她回家。

就算不在博勇乾了和秦封說一聲不過分,有始有終。

不過她得和尚延川說一聲,避免找茬。

-----

在博勇做完最後一個PPT,就到了下班時間。

沈安安給尚延川打了過去,因為昨晚發生的事情,心情莫名有些緊張。

好在,尚延川冇有把她拉黑,也冇有拒絕,甚至鈴聲一響,那邊就接了起來。

“晚上我和同事們最後吃一頓散夥飯,不回去了,亓亓你幫我遛一下,這周我多遛一天。”沈安安忐忑的訴說,生怕對方不答應。

諾大的辦公室。

尚延川站在落地窗前,睥睨著樓下的燈光煙火,聽到她又說不回家了,他心裡無端升起一股躁火。

“我十點前就回家。”沈安安似乎察覺到什麼,立刻保證道。

殊不知,她這樣彷彿的語氣很像慫包小媳婦向老公彙報行程。

“恩,”尚延川頓了頓,想起上次送她回來的男人,又道:“快要結束時說一聲,我今天下班晚,順路去接你。”

換作以前,沈安安肯定會特彆開心,而現在她十分清楚尚延川根本不喜歡她,開心就轉變成了禮貌疏遠:“好的謝謝,麻煩了。”

尚延川皺眉,不悅道:“這麼客氣乾什麼?”

“那我應該怎麼做?”

聞言,他頓時語塞。

相敬如賓,客客氣氣,這纔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方式。

想通這點,他鬱悶不已:“隨便你吧,今天晚上我把勞務合同拿回去,你簽好字就可以來我這裡上班了。”

沈安安“哦”了一聲:“什麼崗位?”

“暫定策劃。”

“好,謝謝。”

尚延川:“......”

說完沈安安就掛了電話,和陳天他們出去了。

幾個人就在附近挑了一家燒烤攤,吹著涼風,吃著烤串,恰意又自在。

秦封觀察到沈安安很吃水果沙拉,於是多要了一盤。

“安安你想好接下來乾什麼了嗎,我剛好缺個助理,你要不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