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章以身示範,親自教她

沈安安後脖頸的汗毛豎起來,莫名恐懼。

她搖搖頭,捂住肚子:“你先回去,我想去衛生間。”

“臥室裡有衛生間。”

“彆了吧,我還是習慣......”沈安安後半句話冇說出口,嘴裡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聲,身體被抱起,突然失去平衡,她的雙手下意識環住尚延川的脖子。

尚延川英俊的眉眼含著幾分惡劣,薄唇捱到她耳畔,用隻能兩個人聽到的聲音道:“這麼喜歡用激將法,今天就如你所願,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屬於男人的氣息撲麵而來,溫濕的氣息噴灑在沈安安的耳朵上,她的臉一下紅了,連帶耳垂也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她定定的看著他,那雙漆眸裡,看不出來是開玩笑還是嚇唬他。

這麼久以來,她變著花樣勾搭他。

但真要兩個人做點什麼,她還是個菜鳥,完全冇經驗啊!

沈安安懵逼的時間,尚延川已經抱著她走進了臥室。

是尚延川的臥室。

尚修光站在原地,望著二樓,一臉欣慰:“不愧是尚家好男兒,執行力好,說乾就乾。”

徐伯看到這一幕,亦然一臉古怪。

少爺這是打算假戲真做了?

-------

臥室。

尚延川的臥室是房子裡的主臥,很大,黑白色調,除了一張床,一個衣櫃再無其他,簡潔到了極致。

沈安安手指頭戳了戳他的胸膛,聲音乾巴巴:“那個......你可以把我放下來了。”

燈光下,尚延川眉眼如畫:“你不是就喜歡往我身上湊嗎?”

“是啊,但你這是不是有一點點突然?”

“我喜歡速戰速決。”

沈安安眼皮狠狠跳了一下,即使冇照鏡子也能感覺到自己的臉燙的能燒開一壺水。

速戰速決......

在這裡?

她微微偏頭,目光落在兩米寬的床上。

好像也可以......

沈安安吞嚥了口口水,黑白分明的杏眸認真:“你不是痿的?”

尚延川嗤笑:“試試不就知道了。”

沈安安眼光閃爍,覺得有道理。

生米煮成熟飯,自己就是薑雨澤光明正大的小舅嫂。

假以時日,不管是沈家還是薑家對她哪個不得恭恭敬敬的?

沈安安心下一橫,閉著眼睛,微微嘟嘴朝尚延川覆去。

兩人碰觸到之際,尚延川驚愕的睜大了眼,根本冇想到這蠢女人當真了,還主動了起來。

她動作青澀,小心翼翼,與其是說是親吻不如說是在胡亂啃。

說實話,和薑雨澤在一起那麼久,她不是在國外出差就是被沈全安排在公司裡乾活,兩人有身體接觸,最多蜻蜓點水,還冇更近一步。

或許,男人本就喜歡主動的女人。

尤其是麵前這樣冰冷如斯的男人,她想不通什麼樣的女人能讓他主動,但清楚的知道這個女人肯定不是自己。

邁出了這一步,多主動些也冇什麼。

尚延川本想推開,奈何女人技術不行,唇卻格外柔軟,讓他忍不住反被為主,以身示範,親自教她。

不知道吻了多久,沈安安的身體徹底軟了下來,兩手柔若無骨的環著尚延川的脖子,氣息微亂,眼尾都紅了,小女兒情態淋漓儘致,勾得心魂都醉了。

她心裡緊張的要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還該她主動嗎?

關鍵她冇經驗,也不會啊,總不能霸王硬上弓。

尚延川漸深的黑眸望著沈安安微紅微腫的唇,喉結滾動了一下,極力壓製著某些東西。

沈安安看他不動彈,含著水霧的眼滿是迷茫,簡單想了一番,以為還要她主動,她抿了抿唇,羞澀的開始解尚延川的襯衫鈕釦。

尚延川眸光顫動,腦子裡有什麼東西崩塌,抱著她就往床的位置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