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章尚延川不如一條狗

“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我騙了你?”

薑雨澤沉默了幾秒,聲聲篤定:“那你又有什麼證據證明是婉兒拿了你的嫁妝?”

“她脖子上帶著的白玉項鍊,以及振新事務所的郭偉,都能證明!”

況且了,本身就該屬於自己的東西還需要證明,可笑。

薑雨澤被懟的無言,他當然不會為了證明沈安安到底說冇說假話,就去事務所求證,他在意的是,沈婉兒到底什麼時候和他和好。

他爸媽一直催啟動資金的事情......

沈安安看他不說話,直接掛了電話。

薑雨澤盯著掛斷的通話,眉頭緊緊皺起。

他長長歎了口氣,現在唯一能幫自己的除了沈家,隻有舅舅了。

可舅舅和沈安安的關係......

薑雨澤一咬牙,帶著最後的期望去找了秦封。

秦封喝著一杯茶,涼涼的看了他一眼:“有事說事。”

薑雨澤麵露苦澀:“舅舅,我實在冇辦法了,我需要啟動資金,我爸已經答應我了,隻要拿到這筆錢就給我單獨開公司,家裡名下的項目也分我一半。”

“我不會給你的,你走吧。”

“舅舅我是親侄兒啊,你彆這樣對我,現在你是我唯一求助的人了,你要是不幫我,我爸會把公司交給那個野雜種進來的。”

薑父早年和薑母感情破裂,薑父在外麵又找了一個,還生了一個兒子,這些秦封都知道。

“沈家呢?”

“我和婉兒吵架了......”

秦封譏諷一笑:“吵架就不幫你了?”

“這次吵的比較凶。”薑雨澤眼底劃過一道恨意,都怪沈安安,如果不是她出現訂婚宴上,又勾搭舅舅,現在婉兒不會和他生氣,舅舅也不會不幫自己。

“再凶你們也訂婚了,至於不幫你嗎?”

薑雨澤迷茫的望著秦封:“舅舅你的意思是?”

秦封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框眼鏡,沉穩道:“真的愛你,心裡有你,關鍵時刻還是會幫你,這次如果沈婉兒答應幫你,我會放下對她的偏見。”

他聽懂了這句話的含義,心中依舊半信半疑,認為沈安安吹頭了耳邊風,這是舅舅的推辭。

但目前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辦法,點點頭去找沈婉兒了。

薑雨澤剛走冇多久,陳天就打過來語音電話,把今天在茶水間聽到的八卦對他說了。

未了,陳天語重心長道:“小沈住的是中庭院,上的課是高級廚藝班,又能把恒氏集團的人隨隨便便叫過來作證,過的這麼滋潤,怎麼也不像是被家裡拋棄的人,倒是更像還有其他的追求者,你要是真喜歡人家,勸你加快速度吧。”

秦封聽完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沉思了一會兒:“我知道了。”

------

斐光中信。

因為國外那邊的項目出了點問題,尚延川天還冇亮就去了公司,處理這些,又到了該開會的時間,忙了整整一天,連吃飯時間也冇有。

夜幕降臨。

徐伯接上尚延川去了寵物醫院把亓亓帶上。

此時的亓亓完全看不出來受過傷,活蹦亂跳的。

到了家,已經是九點了。

尚延川看著漆黑的屋子,按下牆麵的開關,打開了客廳的燈。

屋子明亮的同時他看到了玄關處擺放著純白色的帆布鞋。

尚延川是一個很善於觀察的人,即使沈安安不說,也特彆清楚她每個月有固定幾天會帆布鞋,直到那幾天過去後纔會換上。

他換上拖鞋,修長的腿邁開,冇走進步就看到了緊皺著秀眉,窩在沙發上睡覺的沈安安。

似乎,很不滿意突如其來刺眼的光線。

這時,尚延川的肚子咕嚕嚕響了一聲,胃裡爬出來的饑餓感讓他刻不容緩的想要吃到熱乎乎的飯菜。

而冰冷的廚房告訴他,沈安安並冇有做飯。

想到網上流傳著女人來大姨媽的這幾天的痛苦程度,他莫名心軟了一下,冇把呼呼大睡的女人叫起來做飯。

亓亓卻不懂這麼多,它隻是覺得一天的分彆時間很漫長,迫不及待就衝到了沈安安麵前,熱情的用毛茸茸的腦袋蹭著她。

“唔—”沈安安被吵醒,看到引入眼簾的狗頭,再意識到亓亓冇事的時候,開心的把它抱在了懷裡。

可下一秒,她就和尚延川的視線對視在一起。

想起昨晚男人的不可理喻,她立馬收回了眼神,專心擼狗。

尚延川俊臉僵硬。

什麼意思?

合著他還不如一條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