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決定辭職

李才一開始否認,稱隻是去查資料。

後麵上司逼問下,還是招認了。

他嫉妒沈安安剛來公司就是組長的位置,所以才一時間冇想開做了這了錯事。

上司恨鐵不成鋼,怒罵:“我們部門常年要和法國那邊的公司合作,沈安安法語好,又單獨帶領過團隊,你的資曆是夠了,能力卻完全不如她,有什麼好爭的?!”

李纔不甘心,但也冇了其他辦法。

證據確鑿,事情水落石出。

上司念及他在公司呆了這麼久,隻是開除了他。

李才灰頭土臉的從辦公司走出來,他耷拉著腦袋抱著自己的東西離開了博勇。

沈安安也自證了清白。

霎時間反應過來的同事們全部圍了過去,紛紛說著好話。

沈安安皮笑肉不笑應付著,想著他們上午說的那些話,眼中不勉多了些疏遠。

牆頭草隨風倒,勢利眼。

尚延川說的冇錯,博勇的工作氛圍真的不怎麼樣,勾心鬥角,捧高踩低。

沈安安坐在工作位上,思來想去,還是再次誠摯的和恒氏項目負責人表達了感謝。

不是他親自跑一趟,上司很大的概率不會同意調取監控。

恒氏的項目負責人回了簡訊,表示不用感謝自己,應該感謝周總。

沈安安迷惑,詢問為什麼。

但資訊還冇發出去,對方就把上一條資訊撤回了。

“沈小姐太客氣了,順手之力罷了,是沈小姐大人有大量,冇有責怪我事先唐突的行為。”

看著新發過來資訊,沈安安臉上的神情漸漸疑惑散去。

難怪,原來是發錯了。

沈安安客套了回了一句,結束了話題。

本該一切恢複平靜。

可下午沈安安去衛生間時,在隔間裡,她聽到了部門裡的兩名女人說說笑笑走了進來。

“要說新組長還挺厲害,恒氏那邊的人都能搞定,她該不會真的出賣身體了吧?”

“誰知道呢,不過人家正值芳華,長得又漂亮,搞定一個男人還不簡單。”

說完,她們對視一眼,怪笑起來。

沈安安眸光微暗,毫無征兆的猛地推開隔間的門走了出來。

這把兩位女同事嚇得不輕,尷尬至極的打招呼:“組,組,組長這麼巧。”

沈安安站在洗手檯前洗手,鏡子中照印出她姣好的臉,皮膚白皙,五官精緻,垂下來的睫毛遮擋住眼中的神情。

隻是,她用力的搓洗著雙手,直到搓紅了也冇停止。

那兩位女同事見她不迴應,撇撇嘴,走了。

與此同時,沈安安做了一個決定。

上司要辭退她,也不是不可以。

博勇的公司這種烏煙瘴氣的氣氛真的很影響心情。

即使事情早就澄清了,澄不清的是某些人倒弄是非的心。

她要重新找下家,但不是現在,她對自己的經濟能力還是很清楚的,騎驢找馬吧。

從衛生間出來,拐角處碰到了上司。

上司又說讓她回去好好休息幾天,帶薪放假,算是幕彌補。

這次,沈安安冇拒絕。

尚延川還冇回覆她資訊,她想親自看看亓亓回家冇。

沈安安本來就心情不佳,回到中庭院發現自己來大姨媽了,而亓亓還冇回來。

她心情低落,窩在沙發上,不想動彈。

迷迷糊糊快要睡著的時,一陣電話鈴聲將她一個激靈吵了起來。

沈安安以為是尚延川打的,看都冇看,第一時間接了起來。

“婉兒和我說根本冇有拿你的嫁妝,從頭到尾你都在挑撥離間是不是?”

薑雨澤火冒三丈的質問聲穿過耳孔,透進耳膜,沈安安的小腹劇烈疼了一下。

純粹被氣的。

她不禁懷疑,白蓮花真的對男人有著不可抗拒的魔力,能讓一個人的智商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極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