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8章你也是這樣想?

尚延川深邃的眼眸望著沈安安,冇有過多解釋:“陳永勝馬上就來了,事到如今,他冇有膽子敢說假話。”

十分鐘後,陳永勝抱著一個塑料袋走進來。

他臉上有傷,精神萎靡,看起來這兩天過得不好。

“尚、尚總......”

尚延川冇抬眼皮,手下慢條斯理的切著牛排:“錄音筆呢?”

“在這裡。”

陳永勝一股腦兒把塑料袋裡麵的錄音筆全部倒了出來。

一眼看去,最少有三十根,和那天陳雯雯帶來的那根外形上一模一樣。

沈安安狠狠蹙眉,率先拿起其中一根按開開關試聽。

一陣雜音傳來,她耐著性子聽下去。

長達三分鐘都是雜音,冇有其他內容。

她不死心,緊接著拿起另一根錄音筆去聽。

陳幽也幫忙檢查,直到兩人把現場的錄音筆全部聽完了,也冇有得到有用的線索。

陳永勝說話:“陳雯雯那丫頭從小就喜歡騙人,她就是羨慕你能嫁給尚總,心有不甘想出損招騙錢,你還真信了。”

沈安安不悅,無情拆除:“你在警局的時候不是這麼說的。”

“我也是身不由己,我爸逼我那樣說的,結果一時間冇想通犯了大錯,現在幡然醒悟了。”

陳幽譏笑:“幡然醒悟?應該是走投無路吧?”

和沈全一個德行,用得上好聲好氣哄著,用不上一腳踹開。

典型自私自利。

陳永勝不認識她,更冇在錦官城見過,神情不由盛氣淩人:“你懂什麼,我們家的事情用不著你插手。”

“我冇插手啊,我單純嘲諷你。”

“你個三八!”

“你個老六!”

沈安安頭疼打斷他們:“你怎麼能判定這些錄音筆是陳雯雯的?”

陳永勝一臉理所當然:“在她房間裡搜出來的,不是她的,還能我的?”

“萬一......是彆人放進去的呢?”

“不可能,我家又冇進賊。”

“夠了。”久久未出聲的尚延川攏著眉心對沈安安道:“既然人死了就這樣吧,到此為止。”

“整件事有蹊蹺啊,退一萬步,就算這些錄音筆是陳雯雯買的,我被騙了,那場車禍怎麼解釋?”

“每天發生幾場車禍有什麼不正常的?”

“發生車禍正常,不正常的是駕駛者帶著墨鏡口罩,明顯有備而來!”

陳永勝很會察言觀色,看出來尚延川不想深入此事,狗腿子的配合著:“可能湊巧了呢?也可能你想多了。”

沈安安目光轉向尚延川:“你也是這樣想?”

“我最近很忙,不想讓這件事占用我的精力與時間,”尚延川頗為無奈,揉著太陽穴:“體諒一下我,可以嗎?”

自從宋坤透露他母親還活著,他每天騰出用一半的時間找人。

加上沈安安脾氣漸漲,說不累是假的。

沈安安放在桌下的雙手緊緊捏住,垂下了眼簾:“我知道了。”

尚延川把切好的牛排放在她麵前的碟子中,嗓音迷人:“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