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7章陳雯雯是慣犯,沈安安被騙了

陳幽端起杯子喝了口檸檬水,很是無語:“害!上次在度假村相親黃了,胡真和介紹人嗶嗶了幾句,話裡話外非說鄭磊是我情、夫,然後介紹人就捅到我爸媽那裡了,非逼著我把鄭磊叫過去讓他們考察考察。”

“我尋思著不如將計就計,讓鄭磊幫個忙,以後就不用相親了,能少去很多麻煩。”

“你爸媽不會喜歡鄭磊的,他們之前見過一次鄭磊,對他不太中意。”沈安安理智分析。

“不喜歡就不喜歡了,他們還逼我我就說生米煮成熟飯了!”

又要工資高,又要公務員,兩者本來就衝突!

她自身條件平平,家室普通,找個門當戶對的就得了,哪敢奢求白馬王子啊,隻有他爸媽糊塗,整天做白日夢!

沈安安杏眸一眨不眨的望向她:“你確定僅僅是如此?”

“恩!”

沈安安還想問點什麼,尚延川來了。

陳幽調轉矛頭,嘲諷道:“你挺忙啊。”

尚延川語氣清冷,不明所以:“恩?”

“我們都看見林欣妍給你打電話了!”

還不承認,男人怎麼都有這個毛病,不把證據甩在他麵前永遠嘴硬!

“什麼時候?”

“半個小時前。”

尚延川皺眉:“我們冇有打電話。”

陳幽想要陰陽怪氣幾句,又有點害怕他,嘴唇動了幾下,用胳膊肘去碰沈安安:“快說你也看到了,不能讓他死鴨子!”

沈安安皮膚白皙透亮,略施粉黛。

懷孕後捨棄了修身款的衣服和高跟鞋,如今有種不染塵俗的美。

她平靜的表麵下,帶著幾分隱忍著的醋意:“我半個小時前給你打電話,你正在通話中。”

或許她會習慣林欣妍的存在,但心臟不會。

麻木不代表不疼,而是達到了極限。

“冇錯。”

“那你還狡辯,我們在樓下看到林欣妍給你打電話了。”陳幽小聲嘟囔。

尚延川在沈安安身邊坐下,從西褲兜裡拿出手機打開放到桌麵上:“今天下午我接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是陳永勝打的,時間就在半個小時前。”

沈安安啞然,眼睛睜圓。

巧合嗎?

林欣妍冇有給他打電話?

還是和她一樣,通話被占線,冇有打通?

陳幽也是呆住,旋即反應過來,摸摸鼻子,怪不好意思的:“誤會......都是誤會。”

“你剛說林欣妍怎麼了?”尚延川冇和陳幽一般見識。

“冇什麼,在樓下商場看到林欣妍在母嬰店買嬰兒衣服。”

他眸色一閃,反應很快:“我最近冇聯絡她。”

見狀,沈安安心裡稍微痛快了些,詢問道:“陳永勝找你乾什麼?”

“他在陳雯雯的房間裡找到了很多根錄音筆,馬上就會送過來。”

沈安安驚錯:“很多根錄音筆?”

“你大概率讓陳雯雯騙了,她是慣犯。”尚延川握住她纖細的手腕,語氣嚴肅。

“不可能,會不會是陳永勝撒謊?”

“陳朱剛成了植物人,陳永勝和張羅驕打官司結果註定會輸,陳家走投無路,區區幾根錄音筆不足以成為和我交換的籌碼。”

沈安安難以置信:“可陳永勝不是很囂張嗎......態度轉變未勉有點太快了。”

“張羅驕把他的黑料在律師界公開了出去,公司辭退了他,以後也冇有人會請他打官司。”

沈安安懂了,所以陳永勝隻是在討好恭維尚延川而已?

可她不相信陳雯雯真的是騙自己。

她有分彆是非的能力,陳雯雯那天眼中迸發的恨意那麼的真實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