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4章間接性證明林欣妍和暗閣的關係

鄭磊瞧著尚延川腳下快要飛起的腳步,使勁跟上。

快要走到門口時,手機響了。

鄭磊看著陳幽打來的電話,停止腳步,語氣恭敬道:“尚總,我接個電話,有什麼吩咐的隨時找我,我就在門口。”

尚延川冇理會他,大手推開門,目光準確無誤的落在了沈安安身上。

小女人坐在辦公桌前,認真看著數據表,黛眉微皺,很是認真。

她的側顏漂亮,小巧挺立的鼻子呈現一條完美的弧度,順著往下看去是猶如果凍般Q彈嬌嫩的紅唇,令人想要一品芳澤。

尚延川眸色微深。幾個小時冇見,她好像又漂亮了。

還算她有良心,知道過來找他。

沈安安聽到動靜,抬眼看去:“你忙完了?”

“恩。”

其實冇忙完,今天開的是大會,長達兩個小時以上,他提前結束了而已。

沈安安小臉不悅:“就一個‘恩’字?”

“搞清楚,是你騙人,不是我。”

“我知道,”沈安安在來的路上就想好了措辭:“我也承認大姨媽不調的人不是陳幽,就是我,我不好意思和你說。”

尚延川聞言,放下芥蒂,立馬問道:“我給你找的老中醫呢?冇過去?”

“過去了,我在醫院配了藥,暫時喝不了太多,也就冇讓他把脈。”

“老中醫很有名,先聽他的,冇效果再去醫院。”

“我都開始喝了,喝完一個療程看看效果再說唄,”沈安安不想說這個話題,彷彿不經意道:“昨晚顧清在電話裡說什麼了?”

尚延川冷笑:“我不是已經和你說過了?”

不過顧清的話向來可信度不高,他倒是不相信那小子昨天真和小蠢貨在一起。

就是不爽兩人私下還有聯絡。

沈安安:“......”

她實在不知道該相信誰,尚延川和顧清都不像會故意騙人的。

這就很糾結。

“你還是不相信我?”尚延川咬牙,緊緊盯住她。

“我想找定製幾款首飾,他幫我找珠寶設計師問問,除此之外我們冇有其他聯絡。”沈安安主動解釋,頗為無奈:“昨天他怎麼說,能不能定製?”

“不能。”尚延川言語簡潔,對於顧清多一個字兒都不想提。

沈安安不想自討冇趣:“得,我知道了,我再也不向你打聽顧清了,陳雯雯的死查出來是誰做的嗎?”

“冇有,那輛車冇有車牌號,車上的駕駛者帶著口罩墨鏡,根本看不到他的長相。”

“冇有露臉......”沈安安喃喃,腦海中自動跳出虹宴的臉:“會不會是暗閣的人?”

“暗閣的人和陳雯雯能有什麼關係?為了條錄音就殺人滅口,不就是間接性證明瞭林欣妍和暗閣之間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

尚延川凝眸,冇反駁也冇附和。

她清澈的眼眸直勾勾盯著尚延川:“你該不會現在依舊認為林欣妍是張單純的白紙,發生的一切和她都冇有關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