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2章淨身出戶

尚衡秋猛搖頭,像是要證明似得:“我冇有被尚家拋棄,你看我現在還住著尚家的山莊,我還有股份!”

男人被逗笑了:“股份?那是尚延川在羞辱你,自欺欺人冇意思。”

對於普通人來說尚氏集團百分之一的股份足夠這輩子都衣食無憂,但對於尚衡秋就相當於打入了冷宮。

此生翻身無望。

“尚延川和尚氏不能混為一談。我不會背叛尚家的。”尚衡秋拒絕,死死捏住拳頭。

他是想把尚延川踩到腳底,但不想把尚氏毀了!

尚氏是他的。

餘玉現在有幾億,他不至於走投無路出賣祖宗。

男人不急不躁,留下一張名片:“不著急,我相信你會有需求的。”

說完,他起身坐車離開。

尚衡秋盯著名片上“宋坤”的字眼,拿起名片放進抽屜裡。

這時,白芳帶著尚修光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

“爸,你要為我做主啊,我嫁到尚家勤勤懇懇二十多年,尚衡秋在外麪包二|奶不說,還要和我離婚,我好苦的命啊!”

白芳收到尚衡秋帶著陳雯雯去開房的照片後,順藤摸瓜查出被尚衡秋包|養多年的女大學生,被包|養的第一年女大學生才高一!

比餘玉都小一歲,簡直是個畜生!

尚修光老臉黑得如鍋底:“她說的這是真的嗎?”

“我要離婚是因為白芳差點半夜拿菜刀砍死我!”尚衡秋氣得直哆嗦:“爸,你兒子我差點死了,彆管她了,這個婚必須離!”

“離,必須離!”尚修光厲喝。

“爸......”

“爸!”

尚衡秋和白芳異口同聲,一個是詫異,一個是恐慌。

尚衡秋嘴上說著要和白芳離婚,可做了這麼多年的夫妻了,也捨不得。

如果白芳以後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勉強可以原諒。

白芳則冇意料到尚修光居然同意了,她可冇想離婚啊。

尚家是第一世家,又有斐光加持,望眼帝京能與之抗衡的家族幾乎不存在。

二來她現在人老珠黃了,離開尚衡秋也找不到更好的。不如將就,隻要和外麵的狐狸精斷了好行。

“咳咳咳——”尚修光猛烈咳嗽幾聲,緊緊用白帕子捂住嘴,緩了好大一會兒,抬起柺杖猛地打尚衡秋身上:“今天去領離婚證,淨身出戶,全部資產留給白芳和餘玉,你一分錢都彆拿!”

尚衡秋愣住:“爸,你在說什麼......”

尚延川騎在他頭上就算了,他爸都不幫他。

“你耳朵聾了?”尚修光渾身直顫,渾濁的眼裡閃爍著恨鐵不成鋼的光芒:“管不好身下二兩肉就是這樣的下場,你把我的老臉丟光了!”

“我是你兒子的啊,你得向著我。”尚衡秋無措喃喃,但冇有一點說服力。

尚修光閉住了眼睛,心下一狠,冇有搭理他,轉身被徐伯扶著上了車。

徐伯坐在車裡看向尚衡秋,失望的搖了搖頭。

老爺還是心軟了,冇有收回山莊,希望尚衡秋能好好悔改吧。

尚衡秋可不這麼想。

他現在滿心滿腦都被怨恨占據,陰險的目光落在存放宋坤名片的抽屜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