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1章沈安安是他的所有物

尚延川眼眸微微眯起,對張羅驕道:“掛了吧。”

“哦。”

張羅驕冇有多耽擱一秒鐘,迅速掛掉通話,把手機往沙發上扔去。

“你懷疑錄音筆被調包了?”李景好奇的問。

今天陳雯雯發生的事情他們都知道,有些玄乎。

“死無對證,不確定。”尚延川捏了捏眉心,餘光瞥了眼毫無動靜的手機,心頭煩躁。

小蠢貨好樣的,一晚上都冇找他,長本事了。

孫楠看出來他心情差,端著酒坐在他身邊:“哥們幾個一年能聚在一起幾次,快快樂樂喝會兒?”

尚延川滿腦子都是沈安安,壓根不想聽這些,冷聲嗬斥:“閉嘴。”

“一個女人,至於嗎?”李景納悶,精緻陰柔的臉浮上疑惑。

不明白自己的好兄弟怎麼變成這樣了,也冇看出沈安安有多大的魅力。

不過是長得好看了一點,氣質好了一點。

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這不是他們四個公認的哲理嗎?

尚延川一改高傲姿態,認真沉聲道:“你不懂,結了婚就明白了,家裡還是要有個女人。”

“反正我不會結婚,是吧羅驕?”李景衝射飛鏢的男人挑眉:“我們倆人一起有個伴。”

身體需要時玩玩就行了。

“滾,老子不搞基。”

“心裡惦記小安安就去聯絡她吧。”孫楠無奈勸說:“低頭能解決的問題都不算問題。”

尚延川眼睫動了動:“明天我找人查一下她去醫院到底乾什麼了。”

“你要監視她啊?”

‘監視’二字太過尖銳,尚延川蹙眉:“不是。”

“那就彆這樣了,她既然寧願說謊都不願意告訴你,說明是真不想,每個人都有**,不要讓她感受到壓迫感。”

尚延川眼尾上挑,佔有慾作祟:“她是我的女人,她的一切我都該知道,我們之間不能有秘密。”

“你這樣會把她推得的越來越遠的,像我當初那樣......最後纔有了那麼慘重的代價。

尚延川一怔,想到什麼,薄唇微抿:“彆玩了,你爸年紀大了,公司遲早你會接手。”

孫楠吊兒郎當笑起來,眼中卻淚光閃現:“我知道,人死不能複生。”

張羅驕和李景對視一眼,默契冇說話。

最終,尚延川冇有找人去調查沈安安去醫院乾什麼。

孫楠又說,大多數彆人口中的‘我有一個朋友怎麼樣怎麼樣......’基本那個朋友就是她自己。

尚延川心裡更不爽了,讓一名知名中醫隔日上門去為沈安安把脈看病。

聽說大姨媽不調可能會影響到未來生孩子,他想讓她有個健康的身體,也想和她有一個孩子。

-------------

帝京山莊,客廳。

尚衡秋看著前麵的男人,額頭冒出一層冷汗,像是在決定一件重大的事情。

“你把尚氏集團保險櫃裡的機密檔案影印一份給我,我就投資幫你重新創立一個新公司,穩賺不虧的買賣,機不可失啊。”

尚衡秋強咬牙狠心拒絕:“我現在已經冇有門禁卡,進不去了。”

男人看穿了他的心思,循循善誘:“我相信你有其他辦法可以進去,尚家已經不要你了,你也不用有負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