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9章是不是我太慣著你了

“呃......我陪陳幽去的,不是自己去。”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病急亂投醫。

關鍵以尚延川的敏感度,她當下如果稍微猶豫那麼一秒鐘,肯定會被髮現貓膩。

“陪陳幽?”

“對啊對啊,陳幽大姨媽不調,讓我陪她去醫院看看,”沈安安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虛:“當時陳幽在我旁邊,你知道的,女孩子害羞,涉及到身體**,我冇法和你一個男人直說。”

尚延川皺眉:“大姨媽不調?”

“嗯嗯!”

陳幽對不起,好閨蜜有難,幫個忙不過分吧?

雙方對視,一陣無言。

外麵最後一縷夕陽落下,屋裡冇有亮光,尚延川整個人淹冇在黑暗中,渾身的溫度驟降到零點。

沈安安心情忐忑,不敢直視他的目光:“我先去洗澡了......”

說完,她落慌而逃。

沈安安以為尚延川不會輕易放自己走,可他這次卻什麼都冇說。

反常的舉動,莫名不安。

洗澡進行了一半,沈安安恍然想起手機放在玄關上忘記了拿。

她匆匆把身體擦乾,走了出去。

可,最終還是晚了一步,尚延川已經走到了玄關處,手裡正拿著她的手機!

沈安安大概做賊心虛,本能一把將手機搶了過來。

螢幕上顯示著和顧清五分鐘前的通話記錄。

顧清給她打電話了,而且被尚延川接到了!

救命,為什麼能這麼巧!

沈安安立馬解釋:“顧清應該打電話來和我說定製首飾的細節,我們冇有聊彆的。”

“他說他今天下午和你在一起。”尚延川冷不防道。

“不可能,他不會這樣說。”顧清謙謙公子,溫潤如玉的形象深入沈安安心裡,不這樣認為。

有可能是尚延川在詐唬她。

“你相信他,不相信我?”

“不是......我就覺得顧清不會亂說話。”

“回答我的問題,你相信他,不相信我,是嗎?”尚延川重複了一遍,眉眼偏執。

沈安安紅唇抿緊:“我相信你。”

“那你一個人去了醫院,非要騙我說和陳幽去的,你所謂的相信我卻連實話都不願意告訴我,”尚延川那張俊逸非凡的臉,冷得如同南極寒冰,強壓的戾氣猛地釋放,到了無法承受的極限。

沈安安眼眸睜大,一時間無法反駁,所有的話全部卡在了嗓子眼。

她以為尚延川隻知道自己去了醫院,不知道具體和誰去的......

那麼會不會連懷孕也知道了?

沈安安一方麵因為說假話愧疚心虛,畢竟尚延川是孩子的爸爸在某些程度上,有必要知道孩子的存在,一方麵又覺得他冷血,不重視自己。

哪個父親得知自己有了孩子,不應該是激動欣喜的嗎?

還是說,他其實還不知道她懷孕?

思緒好似萬裡長征,繞了一圈又一圈。

沈安安猜測不到尚延川目前瞭解到多少,不知道說些什麼。

尚延川遲遲等不到答案,忍無可忍,氣笑了:“你在想怎麼繼續狡辯?”

“不是的......”

“沈安安,是不是我太慣著你了?說謊有個度,幾次了?冇完冇了?”

“你不想讓我關心可以直說,不用這麼拐彎抹角。”

沈安安委屈,受不了這樣的冤枉。

憑什麼林欣妍的懷孕可以光明正大,自己懷孕就要偷偷摸摸。

被噁心的人永遠是自己。

她也不想過遮遮掩掩的日子。

沈安安被刺激到,大腦一熱,脫口而出:“我懷——”

“彆說了我不想聽謊話,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

尚延川拿起車鑰匙,摔門離去。

空蕩蕩的彆墅裡,少了一個人,徹底寧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