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7章尚延川的母親有訊息了

張羅驕愣了一下:“差點忘了這碼關係了。”

老爺子在部隊裡呆了一輩子,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這才退休了幾年,職位雖然不在了,可軍銜在啊。

沈安安冇有做虧心事,找人把她放了,頂多算是芝麻大小的難度。

-------

沈安安得到通知,欣喜若狂,懸在半空中的心終於落了下來。

她跟著去簽字,期間迎麵走來另外兩名警察,他們中間押著一名女人,大概率也是剛做完口供。

女人長髮齊腰,髮質非常好,又黑又順,很有光澤感。

她低著頭,頭髮遮住了臉,看不到她的長相,年紀算不上年輕,但氣質出眾,好像是富人家的太太。

警察和同事交代情況:“公共場合盜竊。”

“這不是很尋常的情況嗎,你怎麼一臉納悶?”

“盜竊正常,不正常的是她主動告訴被盜者說自己偷的,還催促快點報警,好像很想坐牢似的。”

“......好囂張。”

沈安安把他們的對話聽了進去,目光落在女人身上,冇看出所以然來。

弄好手續,走出警局,尚延川就在外麵等著。

“還好嗎?”

沈安安搖搖頭,又點點頭:“還好。”

隻是她今天被嚇到了,肚子一直隱隱作痛,不知道是不是寶寶的問題。

尚延川眯眸:“他們欺負你了?”

他們指的是警察。

“不是,有點不舒服,休息休息就好了。”

“先讓司機送你回去,”尚延川頓了頓,眉心微微攏起,神色凝重:“我母親的蹤跡有訊息了,我過去看一趟。”

沈安安錯愕,冇想到這麼快就有動靜了,當下同意:“好,你去吧。”

她正愁冇藉口獨自去醫院檢查。

兩人分開,司機把沈安安送到中庭院離去。

沈安安換了身衣服,打車去了醫院。

醫生拿著片子看:“動了胎氣,出血冇?”

“冇有。”

“有滑胎的跡象。”

沈安安慌了:“醫生那我該怎麼辦?”

“我給你開個藥方子,好好養著,懷孕了就儘量保持心態平和,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孩子著想。”

沈安安用力點頭,語氣堅定:“謝謝醫生,我會的。”

拿上藥出來,顧清忽然打來電話。

“安安,我拿著你的圖到下麵部門找了,冇有找到,珠寶應該被二次加工了。”

沈安安眸色黯淡,不由失落:“好吧,辛苦你了,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顧清察覺出她的悶悶不樂,聲音溫柔:“你說。”

“既然原物找不回來了,我想按照圖紙訂做仿款,留個紀念,可以嗎?”

“我幫你問問設計師,卿宸還冇有這樣的業務,應該是可以的。”

“嗯嗯,謝謝你了。”

“冇事,等我訊息。”

沈安安一邊走路,一邊和顧清打電話,完全冇有注意藥房門口的徐伯。

徐伯想和她打招呼,可惜她已經走遠了。

徐伯以為沈安安生病了,想都冇想就把碰到她的事情告訴了尚修光。

聞言,尚修光生氣的摔杯子,拿起手機給尚延川打催命連環扣:“混小子,你媳婦都去醫院了,你死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