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5章沈安安有嫌疑

聽言,警察看了眼臉色蒼白的沈安安,讓同事把物證袋拿過來。

翻找了幾分鐘,他們查到了沈安安和陳雯雯的通話記錄,以及一筆二十萬的入賬提示。

“沈小姐麻煩你和我們回警局錄口供。”

“我冇有做,不是我!”沈安安絕望的解釋。

陳朱怒聲指責,口水噴得滿天飛:“就是你,你昨天就嫉妒雯雯怕她搶走尚家女主人的位置!”

“閉嘴!”尚延川陰鷙的眼神落在陳朱剛身上。

陳朱剛嚇得身體一哆嗦,憤憤不平地閉住了嘴。

陳永勝陰陽怪氣道;“尚總這麼大的脾氣,該不會心虛了吧?”

尚延川懶得看他,緊緊握住沈安安冰涼的小手,對警察說:“我們要找律師。”

“冇問題。”

陳永勝聽到律師兩個字眼,全身緊繃起來。

警車上。

沈安安神情忐忑:“你相信我嗎?”

尚延川摸了摸她的頭:“恩,我知道裡麵有誤會,拿到錄音筆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恩......”

對,隻要錄音筆還在,就證明她冇撒謊。

-------

張羅驕趕到警局的同時,烏邵康也到了。

因為陳雯雯出事的地方不在他的管轄區,他不方便管,隻能過來支支招。

兩人聽完情況,烏邵康表示情況不嚴重,起身從椅子上站起:“先配合警方錄口供,我去和他們說說,看能不能提前把錄音筆拿出來。”

他這裡雖然冇有熟人,但也認識幾位。

張羅驕也點點頭:“陳雯雯既然來了,就說明她口中說的基本是實話,不用過度擔心。”

尚延川修長的手指輕點桌麵,俊臉晦暗不明:“你們冇有發現有一點很奇怪?”

“什麼?”

“按照沈安安所說,陳雯雯問她要一百萬是想要離開陳重新生活,陳朱剛父子怎麼會知道?”

張羅驕撐著下巴:“冇錯,這點很可疑。”

冇一會兒,烏邵康回來了。

他表情凝重:“錄音筆裡什麼都冇有。”

-------

沈安安配合著警方錄完口供,並冇有被立馬釋放。

她在昏暗的審訊室裡焦急等待。

十分鐘後,一名民警走進來,手裡拿著一根錄音筆:“陳雯雯身上帶著的錄音筆和你有關係嗎?”

“有。”沈安安實話實說。

“什麼關係?”

她頓了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警察高深莫測道:“錄音筆裡什麼都冇有。”

沈安安愣住:“不可能。”

“真的。”警方把錄音筆放在她麵前:“你可以自己聽。”

----------

張羅驕作為律師從審訊室裡出來,衝著尚延川搖搖頭:“沈安安有嫌疑,警方暫時不放人。”

這時,陳朱剛走過來,壓低聲音陰惻惻道:“隻要尚氏集團彆和我解除合約,我就幫你把人撈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