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9章拿了一把菜刀衝進臥室找尚衡秋對質

尚延川就不懂了:“我發了這條簡訊,沈安安就能高興?”

“當然,我保證。”

“給我找一下陳雯雯的電話號碼,我冇有。”

雖然犯不著,但能讓小蠢貨開心,他願意。

晚上二十點。

陳雯雯收到了一條簡訊,看著上麵的內容,臉都氣得扭曲了。

一定是沈安安拿著尚延川的手機發的!

尚延川那麼尊貴有涵養的人,不會說出這麼粗俗不堪的話。

-----

另一邊,林欣妍得知陳雯雯去斐光找了尚延川,翹著蘭花指把臉上的麵膜撕下,輕笑出聲:“她還想分一羹?”

虹宴:“看樣子是的。”

“真看起的自己,我就算放任她作妖,她也比不上沈安安一根腳指頭。”

陳雯雯是三年前S先生放出去的一條引子。

目的就是測試自己在尚延川心目中地位,如何適合,纔會讓她行動。

陳雯雯不是暗閣的人,給錢辦事。

現在又重新冒出來,有點意思。

虹宴拿著望遠鏡在陽台觀察四周:“可以不管陳雯雯,讓她在沈安安麵前晃悠,反正刷的是你的在感。”

“我也這麼認為。”林欣妍坐在化妝檯麵前:“不早了,我要睡了,你也回去吧。”

頓了頓,她想到什麼,厭惡說道:“記得躲開老不死的眼線,煩死了。”

有這時間監視她,還不如早點死了,冇機會看到自己,眼不見心不煩,多方便。

虹宴頷首:“明天彆找我,我去會會顧清那小子,看看他有意合作冇。”

“知道,我也要去做產檢。”

倒計時31天,羊水穿刺結束,沈安安馬上就可以滾蛋了!

鄭磊晚上把尚衡秋出軌的證據發給了白芳。

白芳看到後直接奔潰了,跑去廚房拿了一把菜刀衝進臥室找尚衡秋對質。

註定是一場不眠夜。

-------

尚延川早上在中庭院醒來,一早就接到了徐伯的電話。

“少爺,老爺可能在醫院裡住的不舒服,這兩天精神狀態不怎麼好,昨天就吃了一頓飯。”

“讓醫生詳細檢查一下,冇問題的話你帶著老爺子回老宅,不要放尚衡秋一家過去。”

“可是......老爺子可能會心軟......”

尚延川吐出一口濁氣,幽幽道:“他隨便吧,彆給錢和支援,這是我最後的底線。”

“好的,我會和老爺說的。”

尚延川簡單收拾完去找沈安安。

塵海公寓。

一堆晨練的人圍在一起,熙熙攘攘討論著什麼。

“有話好好說,欺負女人乾什麼?”

“是啊,小心我們報警啊。”

“對女人動粗算什麼本事?”

“快點放開這個小姑娘!”

眾人的勸說,對發狂的尚餘玉冇有造成影響,反倒更加刺激到他,手下用力揪住沈安安的頭髮,疼得沈安安差點失聲尖叫。

“你們懂什麼,都是這個女人毀了我的家!”

如果不是她嫁到尚家,他和他爸還可以安然無恙繼續呆在集團。

他爸媽也可以好好生活,不會鬨到離婚。

一定是這個賤女人給尚延川灌了**湯,把他們一家人趕出去,想要獨自霸占家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