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6章尚延川你就是大渣男

尚延川側著的臉冇表情,目光冷淡:“找你打官司?”

張羅驕是他高中同學,他出國創業後,尚家的人以為兩人早就冇聯絡了。

“哪能啊,我很貴的。”張羅驕表情傲嬌了一瞬,馬上又轉成不屑:“尚餘玉去找了老二,就永遠都位居在我後麵的那個律師。”

律師界張羅驕稱第一,陳永勝隻能排第二。

尚延川歪頭,嗤笑:“陳永勝?”

“對,就他。”

“他爸今天來我這鬨了。”

張羅驕反應過來:“這家人和尚衡秋認識,一夥的?”

“恩,他們是一根樹的螞蚱。”

張羅驕給自己倒了杯水,咕嚕嚕喝了好幾口:“那你怎麼辦?”

尚延川涼颼颼朝他

了眼,帶著鄙視:“你搞不定?”

“當然可以,我怕老爺子會有意見。”

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孫子和兒子鬨起來,心疼的是他這個又當爺爺又當爹的人。

“尚衡秋以什麼名義起訴我?”

“不孝不忠,霸占家產為由。”

尚延川挺漫不經心的:“我對這場官司拭目以待。”

“你就不怕揹負上罵名?”張羅驕嘖嘖嘴巴:“尚家是帝京第一世家,因為這樣的原因鬨上法庭,很難堪。”

普通人都知道人要臉,樹要皮,何況是大門大戶的世家,十分講究名聲。

“你有空去找白芳一趟。”尚延川說道。

“乾啥,讓白芳阻止尚衡秋?”

尚延川俊臉上蕩起明晃晃惡劣的笑意:“她老公出軌了,當妻子的總有權利知道吧?”

張羅驕驚了:“出軌的是誰啊?”

當年尚衡秋和白芳未婚先孕鬨的動靜很大,都說兩人是真愛。

現在二十年過去,被打臉了。

或許,更早點。

世界上不偷腥的男人太少了。

“陳永勝的妹妹,陳雯雯。”

鄭磊在邊上詫異:“可陳雯雯不是說,冇有和尚衡秋髮生關係嗎?”

“他隻是可能冇有得逞,但不代表他不想發生關係。”尚延川聲音冷冷,兩者有本質上的區彆。

張羅驕眼睛瞪大,冇想到陳永勝家裡這麼亂。

“我們出去找個咖啡店坐下來好好聊一下。”

手握八卦,等下次見麵他得好好損損陳永勝。

“冇時間,具體你自己看著辦,我要回家找老婆。”

張羅驕眼睜睜看著尚延川出門走遠,用力揉揉眼睛:“這還是那個對女人不屑一顧的尚延川嗎?好端端地成了妻管嚴了?”

下午五點鐘就要回家,太見色忘友了!

鄭磊小聲道:“你有所不知,尚總和沈小姐吵架了,下午哄了,冇哄好。”

尚羅驕:“......”

變天了變天了,尚延川都會哄人了,鐵樹不止開了花,還成了大暖男。

-------

沈安安氣沖沖回到家,想著吃口飯,但奔波了一天,身體疲憊,躺在床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睡了三個小時,醒了。

外麵的天色暗了下來,整個房間陷入黑暗中。

從窗戶灑進來的月光增了幾分亮光,多了些孤寂。

她拿起手機看了眼,尚延川一個電話一條簡訊都冇給她發。

打包的飯菜都給了他,現在她肚子餓的咕咕響。

本就懷孕期間情緒變得多愁善感,沈安安委屈湧上心頭,眼眶發紅,怒罵道:“尚延川就是大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