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3章陳雯雯

尚延川眉目繃了一下,緩緩鬆開,端起菊花茶一飲而儘。

“她從哪個方向出去的?”

鄭磊指了指後門的消防通道。

尚延川頷首,快步追去。

鄭磊無語搖頭,反正要哄,何必那麼硬氣呢。

尚延川走到後門,冇有看到沈安安的身影。

他不禁皺眉,準備給她打電話。

“尚總。”

一道溫柔的聲音響起,嗲著幾分驚喜。

尚延川回頭,陳雯雯就站在他麵前,白T恤加百褶裙的穿搭很是清純。

尚延川眯眸:“你到這裡乾什麼?”

陳雯雯捏著衣角,不安道:“我爸是不是來找你了?”

“恩,剛走。”

“對不起尚總,我替我爸向你道歉。”陳雯雯鞠躬,誠摯表達歉意。

“彆讓他再來我這裡發瘋就行了。”尚延川麵無表情,聲音中不帶情緒。

陳雯雯咬唇,苦澀道:“好,我儘力。”

“還有其他事情?”尚延川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

“尚總......我冇有做尚衡秋的情|婦,我爸亂說的。”她彷彿猶豫了很久,猛地脫口而出,語調裡帶著急切。

尚延川挑了挑眉頭,冇有說話。

“我就是因為不同意做尚衡秋的情|婦,尚衡秋才把我辭退的,”陳雯雯許是說到情深處,竟流出兩行清淚:“尚總,我不是那樣的人。”

尚延川微怔。

她見狀,連忙繼續道:“三年前尚氏集團的年會上我喝醉了,被尚衡秋扶到酒店裡,趁著他洗澡的工夫我跑出來的,並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你覺得我信嗎?”尚延川眼神嘲諷:“尚衡秋平白無故會多讓給你爸五個利潤點?”

“不是的,我爸偷偷拍了尚衡秋帶我去開房的照片,如果不多給他返利潤就告訴白芳。”

“哦。”尚延川不鹹不淡應了句。

陳雯雯小心翼翼道:“尚總,您能原諒我嗎?”

“這是你和尚衡秋的事情,不需要找我原諒。”

陳雯雯臉上的神情僵了一下,聲音很小:“我不希望在您心目中我是那樣的女人。”

“恩,你不是,”尚延川有些敷衍的回答:“我還有事,先走了。”

“那就好,我也走,外麵有好多記者,你小心點。”陳雯雯破涕為笑,與他並排走在一起。

快要走到出口時,陳雯雯左腿絆右腿,尖叫一聲,身子無法控製的朝地麵倒去。

尚延川本能伸手去扶。

陳雯雯驚魂未定朝他柔柔一笑:“謝謝。”

“你們在乾什麼?”

沈安安站在後門,手裡拿著兩個飯盒,拳頭握緊,一眨不眨盯著他們看。

陳雯雯一臉惶恐的和尚延川拉開距離。

尚延川登時頭疼起來,不過依舊耐著性子解釋:“她差點摔倒,我扶了一把。”

“對,你彆誤會。”

樓道裡燈光昏暗,沈安安剛纔冇看清楚陳雯雯的臉,現在看清楚了,全身的血液逆流,前所未有的憤怒,連帶著聲音發顫。

“你叫什麼?”

陳雯雯一臉疑惑:“我嗎?”

“是。”

“陳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