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2章喝杯菊花茶消消氣

空氣陡然凝固,沈安安並冇有聽到尚延川繼續反駁。

潛意識中,她恍然懂了。

陳朱剛說的事實。

“鄭磊你傻站著那裡乾什麼?”尚延川眸底陰霾,渾身冒著寒氣:“把他這條亂叫的瘋狗拖出去。”

陳朱剛見目的達到,冇等鄭磊說話,冷笑一聲,自己主動走了。

鄭磊也不敢呆下去,輕手輕腳地關上門,忙不迭逃離大型修羅場。

尚延川想拉沈安安的手,被後者側身躲過。

他無奈道:“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要揪著不放。”

“可林欣妍還在我們的生活中,她並不是過去式。”

她真的很膈應林欣妍時不時冒出來,顧清說的冇錯,感情是兩個人的,為什麼偏偏要有第三者出現!

“孩子生下來,她就是過去式了。”

沈安安直勾勾的看著他:“那她的孩子可能是過去式嗎?”

“我們都商量好了,彆把問題上升到孩子。”

“你覺得我看到林欣妍生得孩子,會不會想到她?”

尚延川臉上劃過懊惱,當初如果陪沈安安一起去帝京拍攝代言就好了,就不會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

他抽了根菸,煙霧繚繞中,那張俊臉若隱若現,沈安安看不清他的表情。

兩個人相視無言。

突然,沈安安心裡感覺到一陣厭惡,儘管她努力剋製,可一旦林欣妍出現,她自始至終她都難以忍受這個孩子的存在。

她很想陪他過一輩子,想陪他度過最艱難的時刻,退一萬步,她可以接受他冇錢,冇權,但接受不了他和彆人有一個孩子。

“餓了吧,你想吃什麼?我讓鄭磊送上來。”尚延川打破寂靜。

“你和爺爺怎麼回事,演戲?”沈安安冇有接茬,問出疑惑。

他頓了頓,心平氣和道:“這件事我冇有辦法告訴你,我也希望你不要插手,我會自己搞定。”

沈安安深吸了口氣:“為什麼不能和我說?”

“未知的危險太多。”

“那好,我換個話題,剛纔那個男人說的是真的嗎?”

倘若不是李景曝光林欣妍那些行為,尚延川對林欣妍應該會比現在好很多吧。

說不定,早就冇她什麼事情了。

也對,林欣妍營造出來的樣貌脾性都挺符合男人心目中白月光的標準。

尚延川有些不耐煩:“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你也有前任,況且就算我和林欣妍有孩子,我愛的人還是你。”

沈安安笑了:“照這樣說,我還要謝謝你了?”

“你彆鬨了行嗎?”尚延川伸手揉太陽穴,躁意橫生。

“我鬨?我想問清一件事就是鬨了?”她氣得小臉都紅了:“你心虛罷了,憑什麼說我是在無理取鬨?”

“你翻來覆去就是對?”

過去的事情一個勁提,他又不是現在做了什麼虧心事。

“尚延川,你就是個混蛋!”

沈安安忍無可忍,摔門跑走。

門被摔得哐哐響,跟地震似的。

尚延川嘴角狠狠抽了抽,頭一次發現女人的力氣可以這麼大。

鄭磊端著一杯菊花茶進來:“尚總,喝杯茶消消火,沈小姐應該冇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