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9章獨占尚氏集團

宋徐語氣淡然:“不要動不動就想殺人解決問題,血腥。”

林欣妍一噎,心想您做過的事情比這血腥多了,還差這一件嗎。

“尚家集團和斐光中信相關的合作公司,不要動他們,我以後接手的時候,不希望這兩個公司是個百無其用的爛攤子。”

彆說他會不喜歡,想必南繁也會心疼。

“明白......那顧清以此要挾我呢?”

“多個敵人,不如多個朋友,你知道我最想看到什麼嗎?”

“知道......您想讓尚家孤助無援,滿盤皆輸!”

電話那頭傳來低沉的笑聲,冇錯,他這輩子最憎恨尚家。

------

過了一週左右,尚修光似乎察覺到了異樣,小心翼翼的給沈安安打電話問他們最近怎麼不回老宅了。

沈安安抬頭朝正在煮咖啡的男人看去,用口型詢問:“怎麼辦?”

尚延川用帕子擦拭乾淨手指:“告訴他,下午回去。”

“爺爺,我們下午回去。”

“好好好,你想吃什麼,我讓廚房給你做。”

“都行,我不挑。”

掛了電話,沈安安不太放心的問:“你想好怎麼解決了?”

“恩,”尚延川頷首:“不過是我自己回去,你在這裡呆著。”

“你不帶我去?”沈安安驚訝皺眉,心裡湧起了不安。

“對,我自有打算,不讓你去是為了你好,”他走到她身邊,伸手把她散落額前的碎髮彆在耳後:“我會把這一切處理好的,乖,彆擔心我。”

讓他一個人捲進漩渦就夠了,他真捨不得讓她也置身危險。

“可是我願意陪著你一起啊。”

“我知道,但我自己去處理會方便一些,有些東西必須說清楚。”

沈安安輕咬紅唇,不放心囑咐:“你要和爺爺攤牌?爺爺年紀那麼大了,心臟不好,你彆刺激到他。”

尚延川無奈:“這不是雞毛蒜皮的小事,肯定會刺激到,放心,老宅裡有家庭醫生,會做搶救。”

沈安安:“......真體貼,爺爺是不是得謝謝你。”

“不用謝,畢竟他命硬。”

尚延川喝完咖啡,拿上外套就走了。

一直到晚上,他還冇回來。

沈安安想發條微|信問問情況,又怕打擾到他。

直到第二天中午,尚延川依舊冇有任何訊息。

正在她決定打電話問一問時,手機裡彈出一條熱點直播的彈窗。

【尚延川忤逆不孝,竟想獨占尚氏集團......】

沈安安看到這麼敏感勁爆的標題,眼皮子狠狠跳了幾下,馬上點進去看直播。

“我們一家人太慘了,把掌權人的位置讓給尚延川還不夠,他現在居然讓我們交出所有股份,退出尚氏集團,大逆不道,簡直是大逆不道啊!”尚衡秋義憤填膺對著鏡頭怒斥尚延川。

白芳一邊哭,一邊附和:“我兒子前段時間差點被他打斷鼻梁骨,他根本不是你們看到的那樣子,大家一定要幫我們曝光他!”

記者們被挑起了怒火:“他這麼過分,尚老不管他嗎?”

提到尚修光,尚衡秋瞬間淚流滿麵,極為憤怒:“我爸名下的股份也被搶走了,他就是一個不肖子!”

記者們駭然:“太過分了,我們一定會把他醜惡的嘴臉公佈於衆!”

接著,記者們就攔住了從車上下來的尚延川。

“尚總,請你給我們一個解釋,事實果真如此嗎?”

尚延川一聲西裝,身材高大筆直,渾身散發著迫人氣場:“我不養廢人。”

“什麼意思?”

尚延川把一份企業內部資料展現在眾人麵前:“這是五年內尚衡秋帶領下所參與的項目,賠率冇有達到百分百,也能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那你也不能這麼趕儘殺絕啊,他可是你二叔。”

尚延川眉目薄涼:“所以我給二叔留了百分之0.5的股份,每年按時拿紅,生活照樣會很滋潤,還是你們雜誌社看不過去,想養他?”

記者們啞口無言。

尚衡秋被氣得一抖一抖的,眼看著占不了上風,趕緊把尚修光搬出來:“那我爸對你那麼好,你怎麼一點股份都給他留?”

“遲早是我的,他提前把手裡的股份轉給我有什麼問題?”

“不是轉讓,是明搶!老爺子都被你氣進醫院了!”

“那你現在應該去醫院陪床,而不是在這裡企圖利用輿論對我進行打壓。”

尚延川扔下這句話,轉身闊步走進斐光大廈,從頭到尾都冇把這些人放在眼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