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3章讓這個女人陪我,還是選擇知道南繁的下落,二選一

宋坤不怕死的指著沈安安,繼續說著:“這個女人說不定就是尚修光故意安排到你身邊管控你的。”

沈安安氣得發抖:“你放屁!”

她和尚延川第一次相遇的時候,剛好尚修光在逼婚,要說有嫌疑,那還真有。

宋坤錶情玩味:“讓這個女人陪我,還是要南繁的下落,你自己選。”

“我選你媽!”

尚延川憤怒點達到了極致,一腳踹在他胸口。

兩人扭打在一起,場麵變得不可控製。

沈安安第一想法不是拉架,而是幫尚延川。

宋坤的嘴臉太噁心了,該打!

沈安安隨手拿起東西就往宋坤砸,宋坤一開始和尚延川勢均力敵,結果被沈安安砸過來的東西分了心。

尚延川把他壓在身下,左右開弓,清脆的巴掌聲打在他臉上,一下又一下。

除了被宋徐打過,宋坤冇有受過這種窩囊氣,奮起反抗,奈何冇用。

直到助理把保安叫過來了,勉強拉開兩人。

保安看著眼前兩位大人物,誰都不想得罪,害怕的問:“需要叫救護車嗎?”

“滾!”宋坤臉上被打得烏青一片,他惡狠狠瞪著尚延川:“看來女人比媽重要啊,這輩子你也彆想知道南繁的下落了!”

尚延川怒氣宣泄出了一部分,理智迴歸:“你根本不知道我母親在哪裡,裝什麼?”

按照宋徐變|態的佔有慾,母親即使冇死也很難逃出宋徐的掌控。

宋坤和宋徐是一夥的,宋坤主動透露出這個訊息,不可能好心告訴他母親的下落。

除了挑撥關係,另外他母親可能真的消失了,並且宋徐一直冇有找到。

而自己如果知道母親還活著,一定會竭儘所能去尋找。

母親躲宋徐,不可能躲他。

宋徐隻需要守株待兔。

宋坤一怔,被揭穿了並不反駁,他邪笑著:“對啊,我就是不知道,反正又不是我媽,輪不著我儘孝。”

“我媽也生不出你這種玩意。”尚延川霸氣回懟。

“對,生不出來你這種玩意!”沈安安聲音輕輕脆脆地附和,儼然一副夫唱婦隨的架勢。

宋坤臉皮氣得抽了抽。

沈安安看尚延川:“我們走吧,彆和他吵,浪費口水。”

“聽你的。”

助理望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身影,小心翼翼道:“宋總,我們怎麼辦......”

“去暗閣。”宋坤摸了下嘴角的傷口,疼得倒吸了口氣。

下手真狠啊。

不過,任務也算完成了。

暗閣。

宋坤站在一扇中式古風屏風前,恭敬道:“爸,我已經把南繁活著的訊息告訴尚延川了。”

“他什麼反應?”

“很憤怒,我和他在競拍會上打起來了。”

“暴戾的性子倒是和他溫文儒雅的父親截然不同。”

“還有一點,沈安安在他心目中很重要。”

“正合我意,”宋徐悠然地喝了口茶:“你做得很好,靜待佳音吧。”

“一切是您教導有方。”

宋徐笑了一聲:“都是你自己爭取到的。”

孤兒院那麼多孩子,他能一眼相中,並不是冇有原因。

-------

車庫。

沈安安和尚延川在車裡呆了一個小時了。

她遲疑地看向男人:“想好了嗎,我們回老宅還是中庭院?”

回老宅的話,必然少不了會問尚修光信的事情......

宋坤那麼篤定,信口雌黃的概率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