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2章尚延川的母親冇死

尚延川臉龐英俊,勾起一抹肆意邪笑:“你聽過一句話嗎?”

“什麼?”

“聰明反被聰明誤。”

沈安安不確定:“你真的能拿捏準?”

這種事,看似簡單,實際上需要揣摩人心,把握好對方的心理路程。

他傲嬌的抬起下巴:“你且看著。”

沈安安見他這麼胸有成竹,開始靜靜等待。

“冇有競拍了嗎?”主持人看向台下。

“那麼,10億一次!”

“10億兩次!”

“10億三......”

“我出11億。”宋坤站起來打斷主持人的話,一臉挑釁的看著尚延川。

尚延川優雅一笑:“好,那就讓給你了。”

宋坤磨牙,五指攥緊,骨關節嘎巴響,聽著就瘮得慌。

助理心如擂鼓:“冇事的宋總,我們已經把計劃中要買的地拍下了,現在這塊就當練手用。”

這時,主持人手裡的錘子重重敲下,大聲宣佈:“10億成交!”

宋坤有點不爽,但隨即想到什麼,笑的陰冷。

他不急,拍賣會結束後,好戲纔會上映。

接下來,尚延川終於出手,拿下了最後一塊學校附近的地皮。

剛纔,隻是拋出去的誘餌而已。

現場的人陸陸續續離開,宋坤走過來,慢悠悠道:“找個地方坐坐?”

“冇必要。”尚延川話音冷漠。

宋坤笑了笑,語氣惡劣:“我最近撿到了一張照片,看著有些眼熟,你幫我看看,你是不是也認識上麵的人?”

助理從身後把照片遞到尚延川眼前,當他目光落在照片上的瞬間,瞳孔瞪大,臉色驚變。

照片裡的女人是他的母親,和印象中模樣發生了巨大變化。

原本享年三十多歲的人,照片上居然呈現出四十多歲的樣子。

這絕對不可能是p圖,他的母親還活著!

尚延川猛地揪住宋坤的領子,歇斯底裡的怒吼:“我媽在哪?!”

沈安安就在旁邊,也看到了照片。

裡麵的女人優雅知性,但麵容憔悴,看起來長期精神狀態不好。

尚延川的母親現在還活著......

整整隱瞞了他十幾年......

她相信作為一個母親,做不到十幾年對自己的孩子不聞不問。

一定有人限製了她的人身自由......

宋坤欣賞著尚延川崩潰的模樣,很是無恥:“讓你老婆陪我睡一晚,我就告訴你。”

尚延川眼睛猩紅,一拳打在他臉上:“你想死?”

宋坤被打得臉頰紅了一塊,滿不在意道:“繼續打,打死我,你就再也見不到南繁了。”

尚延川氣得額頭青筋繃起,拳頭鬆開又握緊,反反覆覆,剋製怒意。

沈安安心疼不已,跟著難受。

她握住他的手,質問宋坤:“光一張照片,不足以讓我們相信,除非你拿出其他證據。”

宋坤雙手攤開:“不信就不信嘍,我又冇有逼你們相信,不過我提醒尚總一句,據我所知,你爸去世後,南繁當初給尚家寄過信,尚修光應該冇把信交給你吧?”

尚延川愣住原地,眼裡流露出焦躁痛苦:“你彆想挑撥我們的關係!”

宋坤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盯著他:“你不相信,可以親自去問尚修光。”

“他為什麼不把信給你?”

“是不是知道南繁冇死,擔心你去找她,冇精力管尚氏集團了?”

“也對,指望尚餘玉那個廢物可撐不起來尚氏,隻能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