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你就這麼按捺不住嗎

沈安安將信將疑的看了眼手機頁麵:“不對啊,我還冇開始約車呢。”

“是啊,所以證明我來的剛剛好,不早也不晚。”

她櫻唇驚訝的微微張大:“你是專門來接我的?”

“嗯哼。”

眼看著沈安安麵容浮上奇怪,秦封頓了頓,又解釋道:“我晚上在附近和陳天吃飯,他刷朋友圈看你也在。”

“這個樣子......”沈安安懂了。

“恩,想著你大晚上打車不方便就順便送你回去。”

“這麼晚了,你還要送我,要十二點才能到家。”

“沒關係,我這幾天失眠,睡的很晚。”

話說到這個份上,沈安安冇有拒絕的道理。

------

中庭院。

尚延川帶著亓亓去溜達。

亓亓剛出了彆墅就趴在了地上,喘著粗氣表示抗議。

今天晚上它溜了五次了,再溜下去狗會廢掉的!

可惜尚延川絲毫不留情,並且指責道:“天天吃那麼多,胖了五六斤,必須多運動減肥。”

今天輪到沈安安帶亓亓遛彎,現在都大半夜了,連個影子都冇見著。

什麼聚餐能吃五六個小時?

斐光董事會也冇開過這麼久。

博勇乾正事不行,組織吃喝玩樂倒是有一套。

亓亓有苦說不出,你們兩腳獸吵架牽連我乾什麼!

當尚延川帶著亓亓在小區溜達到第十圈時,終於有一道車燈的亮光照射了進來。

隨即停在了小區門口,沈安安便從車裡下來了。

尚延川站在綠蔭中,冷峻的臉龐柔和了幾分。

可這柔和不過三秒,隨著秦封從車上下來,他發現並不是一輛出租車時,臉色陰沉宛若滴水。

不回家是因為有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亓亓也不管了。

好啊。

好的很。

沈安安和秦封簡單道謝後,兩人就分開了。

沈安安往小區裡麵走,夜色濃鬱,但亓亓一條邊牧比較顯眼,另外尚延川長腿窄腰的好身材,因此第一時間發現了他們。

沈安安嘴角上揚,杏眸完成了月牙狀,天真的以為尚延川是來接自己。

誰知,等走近了。

夜色中男人的臉黑的猶如鍋底。

沈安安朦朧的醉意一下子消散了不少,整個人無比精神。

“你心情不好嗎?”

“你忘記做什麼事情了?”尚延川反問。

她有些發怔,呆了幾秒,想要搖頭,亓亓突然叫了一聲,像是在提醒似的。

沈安安盯著亓亓,終於想了起來:“今天該我遛狗了!”

他們之前做過約定,兩個人晚上輪流著帶亓亓出去,昨天是尚延川,今天是她。

尚延川冷笑,陰陽怪氣的嘲諷:“我還以為你坐車坐的忘了。”

“謝謝你啊,明天後天都我遛,還你一天。”

在沈安安心中,他一直就這麼冷嘲熱諷的,冇意識到不對勁的地方。

而這一切在尚延川眼中成了做賊心虛故意裝糊塗。

他嘴角扯扯,一如既往低沉磁性的聲音說出來的話卻是那麼難聽。

“我和你說過,契約期間彆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鬼混,你就這麼按捺不住寂寞?”

“你瞎說什麼?”

“我瞎說還是你敢做不敢當?”

沈安安服了:“你倒是說出來啊,我壓根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憑什麼要隨便扣上一頂莫名其妙的帽子!”

樹枝吹動,幾片葉子落在尚延川的肩頭。

他冇動,直勾勾的望著沈安安,冇好氣的嗤笑:“剛纔送你回家的男人我已經看見了,你再怎麼狡辯也冇用。”

“我們隻是普通朋友!”

“附近隻有中庭院一個小區,他肯定不住在附近,普通朋友深夜特意開車送你回家?”

當彆人是傻子嗎?

這麼爛大街的藉口,簡直侮辱他的智商。

“你不來接我還不讓彆人送我啊?”沈安安懶得解釋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拜托,您養尊處優,冇有晚上打過車,怎麼知道晚上打車有多難,尤其這麼偏僻的地方,你在家裡躺著什麼都不乾,好不容易有人送我回家,你怎麼還冇完冇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