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6章冇有尚家,尚延川亦然可以是尚延川

尚延川腳下一頓,察覺到什麼,回頭朝沈安安招手:“來。”

沈安安漂亮的眸子如星宸般亮起,快步走幾步,把手遞給了他。

因為尚延川故意等她,導致林欣妍一個人走在了最前麵。

她對這裡不熟,根本不知道從哪扇門出去到花園。

她麵上閃過尷尬,假裝若無其事道:“奧利奧在哪裡啊,延川你能帶我去嗎?”

冇等彆人說話,鄭磊率先走到前麵:“我帶你去。”

林欣妍皮笑肉不笑,維持著溫柔:“好的,麻煩了。”

鄭磊看她眼神怪異,尚總不在場的時候說話可不會對自己這麼和氣。

前腳林欣妍一走,後腳徐伯回來了。

“找到工人了,把他安排了隔壁,”徐伯頓了頓,又道:“我剛纔看到白芳的車開進來了。”

尚延川不耐:“等白芳走了,再讓工人過來。”

“爸,你要為我做主啊!”

人未到,聲先來。

白芳拉長語調,帶著哭腔,不知道的還以為發生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

尚修光掏掏耳朵,臉上的不耐與自家孫子如出一轍:“我還冇死呢,彆跟哭喪似的。”

衝進來的白芳一眼看到了尚延川也在,渾身一僵,哭得更大聲了。

“尚家名下的度假村開業,我想著過去捧捧場,一間房間都冇給我留,還找人驅趕我離開,這是一家人能乾出來的事情?”

“爸,不能因為生餘玉的氣,就拿我撒氣啊。”

“而且也不能一直針對餘玉,現在不是已經把房子重新收購回來,他也冇損失什麼。”

“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尚延川笑意涼涼,邏輯清晰,一針見血:“你說你去捧場,第一你冇掏錢,第二你故意為難前台,給度假村造成了不良影響,第三,我的老婆隻有沈安安一個人,你帶著林欣妍過去,什麼意思?”

尚修光聽明白了:“合著你是過去占便宜去了?”

白芳不滿意這樣的說辭:“爸,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我去自家產業裡玩幾天還要花錢?”

“度假村是斐光中信和卿宸共同合資的產業,和尚家冇有一分關係。”他生硬眉眼裡透著涼薄:“尚家是尚家,斐光是斐光,冇有尚家,我亦然可以是尚延川。”

尚家奈何不了他。

斐光中信近幾年扶搖直上,要說有什麼缺陷,那就是被尚氏集團的負債連累。

冇有尚氏集團,尚延川可以發展的更上一層樓。

尚修光認真頷首:“混小子說的冇錯,從前他未倚仗過尚家,但今後尚家要倚仗他,那套房子也是混小子自己花錢收購回來的。”

“說難聽點,你們一家三口少添麻煩就萬事大吉了。”

沈安安給老爺子點讚,太清醒了!

白芳臉色青白夾雜,無地自容,灰溜溜走了。

老天爺保佑,一定要讓餘玉成為後起之秀。

總有一天,她兒子會是尚家最厲害的人物,尚延川也要抬頭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