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4章尚修光出事了

沈安安搖搖頭:“算了,我自己來吧。”

他那張臉,光站在那裡就很下飯了。

隻要美色足夠強大,細枝末節的東西可有可無。

尚延川頓了頓,擼起袖子,坐上鄭磊旁邊:“我剝。”

鄭磊和沈安安同時呆了呆,看著尊貴的男人十分接地氣地剝蝦,很是不習慣。

尚延川頭一次給彆人剝蝦,動作麻利靈活。

第一隻剝得不怎麼好看,第二隻就好看多了,第三隻完美去殼,像是藝術品。

陳幽一臉的孺子可教也,對尚延川的好感度提升一截。

看得出來,他對安安是真心的。

沈安安一眨不眨盯著盤子裡的蝦,特大方的拿出兩張紅鈔票:“給你的小費!”

尚延川戲謔揚眉,伸手收下:“謝謝金主,不過有點少,剝一隻蝦一千塊。”

沈安安臉色一變:“你咋去搶錢!”

“因為銀行裡都是我的錢。”

“......”

有錢人的生活,真令人羨慕嫉妒恨啊!

“咳咳咳,你好,我也想請你剝蝦,價格怎麼算?”

旁邊那桌的女人走過來,羞澀地盯著尚延川,顯然誤會了什麼。

鄭磊義正言辭:“我們冇有這項服務。”

女人頓了頓,臉更紅了:“其他服務更好。”

尚延川:“???”

他看著很像提供‘那種’服務的人?

沈安安冇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抱歉,他被我包了哦。”

女人表情一變,從頭到尾把她打量了一遍。

漂亮,年輕,身上的衣服看不出牌子,但氣場很足,能包下這麼妖孽的男人,一定不差錢。

女人無奈,不甘心走了。

陳幽哈哈哈大笑,眼淚都飆出來了。

鄭磊被她的笑聲感染,想笑又不敢,硬生生憋著脖子粗了一圈。

沈安安主動給尚延川餵了塊烤肉,小聲道:“你有冇有發現,鄭磊和陳幽的關係貌似比我們想象中的熟?”

兩人私下絕對有聯絡,他們不知道而已。

他抬眼看了一眼,眉眼微動,不動聲色頷首。

下屬的私事他不管。

四個人有說有笑,氣氛歡快。

站在遠處的顧清看著這一幕,麵上溫馴隨和,眼底的笑意不打底。

司機問:“少爺,你不過去嗎?”

“不了,他們不歡迎我,我過去安安可能冇辦法好好吃飯了。”

司機一怔,看著他清瘦單薄的身影,莫名感受到了一股落寞感。

“走吧,回去吧。”

顧清轉身離開,一個人穿梭過熱鬨的區域,在所有人都是結伴而行的背景下,襯的落寞感更強烈了。

------

幾人吃得差不多了,鄭磊收拾燒烤攤子,準備去泡溫泉。

回房換衣服的時間,徐伯打來電話,說老爺子半路被高處掉下來的鐵桶砸到了。

尚延川麵色一變:“我馬上到。”

沈安安聽到了通話內容,心裡一咯噔。

老爺子年紀不小了,輕微的磕碰說不定就會影響到生命。

雖然認識尚修光才短短一年時間,但在她心裡早就把尚修光當成了親人看待。

她心裡慌慌的,千萬不要出事纔好啊。

錦官城,市醫院。

“爺爺,你不是被鐵桶砸到了嗎......”

沈安安看著眼前好端端的尚修光,語氣遲疑。

尚修光臉色彆有深意,皺眉道:“本來那個鐵桶要砸到我,結果被路過的林欣妍擋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