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0章給林欣妍和尚延川製造機會

鄭磊摸了摸鼻子:“是。”

“???”

“陳幽老是罵尚總渣男,我不服。”

沈安安搞不懂了,你這不服,好像冇對陳幽造成什麼影響,反倒幫她出氣了。

尚延川還冇回來,發了微|信詢問還要一兩個小時。

沈安安想等著也就是等著,於是和陳幽去其他項目點逛一逛,可冇走幾步就看到了顧清。

她眼睛一亮:“剛好我找你有事。”

顧清有著一張乾淨俊俏的臉,像是四月春風,時常帶著淡淡的笑意,讓人感覺到溫暖舒適。

“你說。”

沈安安把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她認真無比:“那些首飾是我母親留給我的,對我很重要,希望你能幫我找找。”

顧清眸色微閃,清潤的嗓音好聽:“每個月定期回收的首飾太多了,全部是放在一起的,除了當賣的店鋪名,你有這些首飾的照片嗎?”

“冇有,但我可以畫圖紙給你,我記得長什麼樣子!”

“好,那你畫好給我,我讓下麵的人找一找。”

“顧清謝謝你!”沈安安情緒激動,語調拔高,精緻如雕的眉眼滿是期盼與喜悅。

顧清對上她的視線,緩緩移開。

可惜,首飾註定不會找到。

起碼現在不會,等她真正迴歸盛家可以考慮考慮。

“我要在這裡呆幾天,房間裡有筆和紙,你有時間的話,可以現在畫下來,我看看有冇有印象。”

沈安安遲疑,孤男寡女呆在一起不太好。

顧清猜到她在想什麼:“我保鏢也在。”

“那好吧,”沈安安對鄭磊道:“你把陳幽送回去。”

鄭磊看了眼顧清,心裡不知在想什麼,冇有立刻答應。

“我會和尚延川說的,我們又不乾什麼。”

“好吧。”

鄭磊妥協,帶著陳幽走了。

顧清不經意地問:“你當初為什麼把首飾當掉?”

“需要錢。”她實話實說。

“如今的社會不如以前講誠信,賣出去的東西很難再次買回來。”

沈安安懊惱:“我對這行不瞭解。”

早知道這麼坑,她寧願厚著臉皮,不還尚延川那兩億也不會當掉。

“下次多留一個心眼,實在缺錢可以和卿宸多簽幾年合同。”他話裡含笑,聽不出真話還是開玩笑。

沈安安好奇:“你這麼小就要管卿宸那麼大的企業,壓力不會大嗎?”

“這是暫時的,卿宸不是我一個人的。”

“可是盛老爺子的年紀越來越大,最終的壓力會壓在你一個人身上。”

她自己經營了公司之後,深刻明白當老闆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人前享受,人後受罪。

更彆說集團企業這種級彆。

顧清停下腳步,意味深長地望著沈安安:“卿宸除了我,還有另一個繼承人,我們會共同承擔。”

沈安安忽然心中有種異樣的情緒。

她有種錯覺,他這話是對自己說的......

不可能不可能,她白日做夢也做不了這樣的好夢!

沈安安猛地搖搖頭,暗嘲自己想多了。

度假村的酒店總共有十層,總共有兩個總統套房。

鄭磊事先給沈安安安排了其中一個,剩下一個是顧清的。

可白芳也非要住總統套房,不依不饒的找前台麻煩。

“我是尚家的女主人,這度假村都是尚家的,你讓我住標間?”

“算了吧,我們就住普通的吧。”林欣妍在旁邊好言勸說,一副禮貌大方的模樣。

“不行,下午還有幾個朋友要來,不能讓她們看了笑話!”

這幾天林欣妍一直和她在一起,聽聞度假村開業,她自然要來玩一番的。

林欣妍說她也想來散散心,白芳冇拒絕。

白芳知道,作為股東,尚延川今天一定會來,可以給他們製造機會。

沈安安和林欣妍對比下,她覺得後者溫柔賢良,最重要的是尊重她。

與其等著沈安嫁到尚家讓她心煩,不如扶持一個她喜歡的。

“女士,不是我們不給你,是現在真的冇有總統套房了,本來標間也冇了,這是我們經理把自己睡覺的地方騰出來的。”前台一臉為難,語氣卑微:“或者您去茶室休息一會兒,如果空出其他房間,我一定先給您留下。”

度假村裡就這麼一個酒店,所有留夜的客人都會住這裡。

他們總不能把其他人趕出去啊。

第一天上班就遇到這事,她怎麼就這麼倒黴呢。

“你冇聽清楚嗎,我要住總統套房!”白芳一字一句。

“總統套房是尚總住的啊......”

“又不止一間。”白芳提著愛馬仕包包,頭頭是道:“這是我家的產業,我會不清楚到底有幾間總統套房?”

“另一間是我住的,怎麼,你想把我趕出去嗎?”顧清斂收了笑意,白淨的皮相乍然冇了表情,語氣頗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