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7章知道錯了冇

虹宴石化了一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冇錯,李景和尚延川在一起!

她可以藉機收拾李景,但目前還不能招惹尚延川。

想起S先生近日交代的話,尚延川已經開始查他們了,現在不是正麵交鋒的最佳時間。

虹宴咬牙:“撤!”

小弟聽了話,忙不迭開著隨時會散架的麪包車跑了。

虹宴在車裡都搖搖晃晃,頭本來撞到很暈,現在直接想吐,她暴喝:“以後彆他媽瞎改裝!”

他們平時開的麪包車本就經過專業人之手改裝過的,外表看似普通陳舊,實際上裡麵寬敞舒適。

結果被這傻子又改了,白瞎了那堆好配置。

李景看著麪包車屁股道:“他們就這麼走了啊?”

不得不說,破麪包車速度還挺快的......

“我們偶遇而已,”尚延川語氣幽幽,眸色深邃:“況且也不能下車。”

那個麵具女不是等閒之輩,如果隨身帶著冷武器,盲目行動太危險。

占了便宜就該走了。

當然,這遠遠不夠。

李景明白他話裡的深層含義:“你說的對,我剛纔看到那個麵具女長什麼樣子了,嘖,看麵相就心狠手辣的婦人!”

上個月他談好的單子被雲城的荊湖集團截胡,和尚延川嘮叨了幾句。

尚延川察覺到不對勁,順藤摸瓜,查到荊湖是由暗閣操控的。

本來今天他打算去會會荊湖總裁的,還好尚延川提前阻止了他,不然指不定這幫人會乾出多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

回到尚家老宅,尚延川讓徐伯給李景安排客房,他闊步邁開長腿走進臥室。

沈安安坐在窗邊的榻榻米上,聽到開門聲,回眸看他。

四目相對,誰都冇有張口說話。

尚延川鋒利的眉峰壓低:“知道錯了冇有?”

沈安安偏過頭:“我要給你解釋,你不聽,還把我關在屋子裡一整天,我哪裡來的錯?”

尚延川想發飆,就聽到她又道:“我又不是故意要隱瞞你的,被拍了那樣的照片,我也很難受。”

她的語氣有些衝,但語調又很委屈,帶著不易察覺的哽咽。

尚延川一下子心軟了,他走到她麵前站定。

她故意看向窗外,不看他。

從尚延川的角度看去,她垂著眼簾,捲翹的睫毛蓋住了她眼中的情緒,隻是微微嘟的粉唇顯露了她的委屈。

這樣的表情明顯在鬨情緒,卻透著天然的嬌憨感,論哪個男人看了都想憐惜。

尚延川伸手捏了捏她臉頰上的柔軟,觸感很好。

“你最近好像胖了。”

沈安安搞不懂他想乾什麼,依舊不說話。

“看我。”

尚延川俯下身,語氣力道不輕不重的捏住她下巴,迫使她轉向視線。

她冇反抗,順從扭頭望他。

能心平氣和好好聊一聊自然是好的。

隻是她話冇說出口,尚延川大手扣住她後頸,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帶著霸道和懲罰,掠奪著她每一寸領地。

沈安安承受不住,不服氣地迴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