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5章他惶恐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被彆人看到

沈安安在衛生間吐了一會兒,不怎麼噁心了,她準備出去。

結果一推門,就看到了等在門口的男人。

他眸底深邃幽暗,裡麵的浪潮洶湧可怕:“照片我看到了。”

沈安安呆在,恍然發現自己的手機被他握在手裡。

“你聽我解釋,我和秦封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你太讓我失望了。”

尚延川打斷她的話:“今天我問你了那麼多次,給了你那麼多機會,你隻字未提。”

在她心裡他就這麼不可靠嗎?

寧願自己默默承擔,寧願去找烏邵康求助,都不願意讓他幫她。

沈安安聽到這話,心臟提到了嗓子眼,誤會了他的意思,認真保證道:“我那天和秦封真的什麼都冇發生,身上的衣服被逼脫掉的,你不信我現在就給秦封打電話證明。”

“夠了!”尚延川咬牙,阻止她說下去。

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那樣的照片都憤怒,他同樣也是。

但可笑的是,鋪麵而來的緊張害怕壓過了憤怒。

他惶恐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被彆人看到,對她造成不可磨滅的陰影傷害!

可她卻不停地解釋,怕他不信任她。

這樣的她,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尚延川......”沈安安喃喃輕喚他的名字,不知如何是好。

“現在回臥室。”

尚延川深吸了口氣,口吻命令。

她往後退了一步:“我們先在這裡說清楚好不好......”

他額頭青筋跳了跳,不顧反抗,拉著她上樓。

“呆在這裡,哪都不能去,等我回來再找你算賬。”

尚延川扔下這句話,“啪”的一聲關上門離去。

沈安安立馬去開門,門卻被鎖住了。

她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心中酸楚,委屈的情緒蔓延開來。

她都可以給秦封打電話當麵對質,他為什麼還不相信......

甚至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

這一晚,她睡得渾渾噩噩,半夢半醒。

直至早上,徐伯把早餐送進來。

沈安安急忙要出去,徐伯攔住她:“少夫人,少爺吩咐了,要等他回來才能放你出去。”

“他去哪了?”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少夫人你安心呆著,有什麼問題,少爺都會幫你解決的”徐伯寬慰道。

沈安安苦澀地扯了扯嘴角:“徐伯,你不懂。”

尚延川對這方麵極為霸道,他能相信她就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了。

徐伯確實不太理解其中發生了什麼,但他能看出來,尚延川對沈安安是很好的。

有了上次的經驗,兩人應該不會輕易吵架吧。

徐伯不讓她出門,她隻能呆在房間裡,手機也被拿走了。

徐伯怕她煩悶,特意送過來幾本書讓她打發時間。

時間一轉眼到晚上。

尚延川依舊冇回來,沈安安待不住了,用力拍門要出去。

“少夫人,您再等等,少爺在回來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