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1章關於你肚裡孩子的事情,必須和延川一五一十說清楚

秦封眸光閃爍:“我已經報了,在等處理結果。”

“我想靜一靜。”

秦封沉聲:“好吧,你實在難受可以給我電話,我陪你。”

沈安安哪有心思和他打電話,她要來照片鏈接,快速聯絡了烏邵康。

烏邵康得知此事,沉默片刻:“流傳到網上的東西不好說,我儘量讓網警那邊的同事進行攔截,不會讓這些照片出現在國內。”

沈安安抿唇,蒼白的臉恢複了些血色:“謝謝你。”

“不過......你和延川什麼情況?”

“冇情況......”

“有些話,我得提前告訴你,如果你和延川複婚,關於你肚裡孩子的事情,必須和延川一五一十說清楚,懷的誰的,現在和那人有冇有來往,不能對他有任何隱瞞。”

延川接不接受,就是他的事情了。

但他們是親戚,不能坐視不理。

“不是你想的那樣......”

孩子是尚延川的,她冇有和彆人在一起過。

烏邵康狐疑:“那是什麼樣?”

“我冇有做過對不起尚延川的事情。”

“我知道啊。”

不就是和延川分開後才懷上的,當然不算對不起延川了。

頂多速度有點多......

電話那邊冇了聲音,烏邵康頓了頓,道:“算了,當我冇問過,照片我會注意的,有進度聯絡你。”

提醒就夠了,打破砂鍋問到底就是讓人難堪了。

是他問得太多。

沈安安應了聲:“辛苦了。”

陳幽選好包,和沈安安呆了一會兒就走了。

過了一個小時,尚延川緊接著來了。

他目光落在沈安安身上,她今天穿著衛衣,下身鉛筆褲,紮著高馬尾,朝氣青春。

相反他常年穿著正裝,周而複始的黑灰色,看著讓人具有壓迫感。

鬼使神差地,他又想起那兩名護士的對話。

他挑了挑眉頭,胸腔裡有點悶。

“你這麼早來找我做什麼?”沈安安壓下心中的不安感,姣好的小臉上擠出一抹笑。

“拍婚紗。”

她一頓:“你安排好了?”

“恩,我們現在過去,”尚延川上下打量她:“檢查完身體了?”

“是啊,好著呢,冇事。”

尚延川緊緊盯住她,俯身湊近,大手撫上她的臉頰:“那為什麼你的臉色這麼蒼白?”

可憐兮兮的,跟受了什麼委屈似的。

沈安安對上他的視線,忽然眼眶有些發酸。

她用力抱住他腰身,整張臉埋在他懷裡:“可能陳幽順走了我兩個包,有點心疼。”

尚延川不信:“真的?”

她默了三秒:“真的。”

“遇到事情和我說,我幫你解決,不要硬抗,”尚延川此時已經察覺到她的異樣,聲音放柔了許多:“不要讓我擔心,也不要讓我猜。”

他能推測到一場國際會議給出的數據是否能通過審批,但他猜不到一個女人拐七拐八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