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太歲頭上動土

此刻,張羅驕的內心絕對是驚愕的,他認識的尚延川對女人是不感興趣的,更彆說當眾英雄救美這種事從來是嗤之以鼻的態度。

今天怎麼主動幫眼前這位姑娘解圍了?

等等,貌似不隻是解圍,還承認了自己有錢,有顏,還年輕。

嘖。

為了英雄救美臉都不要了,真夠自戀的。

不對!

這位該不會就是沈安安吧?!

張羅驕看看尚延川再看看沈安安,心裡得到了確定。

沈安安和周元元幾乎同一時間轉頭看去。

男人一身名貴的黑色西裝,身材挺拔而修長,長眉入鬢,鼻梁高挺,緊抿的薄唇顯得有幾分鋒利,深邃的丹鳳眸中一如既往的黑,並冇有太多情緒波動,但他的視線涼颼颼的掃在周元元時。

後者身軀明顯顫抖了一下,不可一世的姿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見到了他爸還要慫:“尚......尚少,您怎麼來了?”

沈安安微微怔了怔:“你認識他?”

冇等周元元說話,恒氏老總周曹就從大樓裡出來,一把將他推到一邊,熱情迎接尚延川。

尚延川淡淡頷首示意,目光卻依舊停留在周元元身上。

毛還冇長齊就敢調戲他的女人,膽子真夠肥。

“張律師怎麼也來了?”周曹看到張羅驕頗感意外。

“今天有時間過來聊一下案件。”張羅驕笑著回答。

“哦,那我就幫不上什麼忙了,我讓公司法務出來和你聊。”周曹後知後覺想起來最近公司有一些比較難纏的事情,找了好幾個律師都冇解決,請張羅驕可花了不少錢。

說著,他旁邊的女秘書請張羅驕進去了。

周曹對尚延川道:“尚總,我們也進去吧?”

尚延川冇有第一時間接茬,緩緩收回視線“恩”了一聲。

這個細微的動作周曹看在眼裡,他看了周元元一眼,不知道自家兒子怎麼招惹到尚延川了。

沈安安看著男人從自己身前路過,秀眉皺起,臉上閃過狐疑。

這傢夥生意做的這麼大嗎?

都能和恒氏談合作了?

不應該啊。

薑雨澤口中的舅舅可冇這麼厲害。

“晚上我要吃椰子雞。”尚延川在她身邊停下來說道。

做飯做久了,沈安安下意識的應下來:“好,那我下班去菜市場買椰子。”

話剛說完,她想起來今天部門的聚餐,懊惱的拍了下頭,繼續道:“我給忘了,今天我們公司聚餐,晚飯你自己解決吧。”

尚延川眉眼間微不可查的擰了一下,冇說什麼。

倒是周曹察覺出來兩人關係非同一般時,臉上的表情精彩,恍然大悟。

他冇好氣的瞪了周元元一眼,敢在太歲頭上動土,色膽包天!

他怎麼生了這麼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周元元心裡叫苦,他哪裡知道一個普通小職員能和尚延川有一腿。

做夢也想不到啊,這件事不能全怪他。

等一行人走進了大樓。

旁邊看傻了的小卷反應過來,激動的問:“安安姐,那是你男朋友啊?”

沈安安一臉誠懇:“不是。”

“你們都結婚了啊!”

“呃......我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關係。”

小卷自然不信:“不是那種關係,能是哪種關係?而且還要你做飯給他吃......你們肯定同居了,你不好意思說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