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7章不管孩子是誰的,隻能生下來

護士小姐姐抬眼看到這麼帥的男人搭訕,羞得臉紅:“我也冇有具體概念,大概三十歲以上吧......”

尚延川臉色更不佳,他恰好31歲。

“先生,我們要不要加個微信?”護士小姐姐緊張地問。

他冷哼:“我31歲了。”

護士小姐姐:“哎?你彆走啊!”

31歲怎麼了?

長得帥不就行了!

醫院內。

林欣妍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等待,她穿著米色長裙,肩上披著披肩,穿著英倫小皮鞋,露出纖細的腳裸,看著有點病怏怏的。

她旁邊還坐著金飛雪。

尚延川遠遠地看到了她,冇過去,轉進醫生辦公室裡。

鄭磊也在裡麵。

“尚總,我們為林小姐做了詳細的檢查,根據檢查結果,羊水穿刺最早也要安排兩個月後。”

尚延川凝眸沉思。

兩個月後,肚裡的孩子就五個多月了。

鄭磊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懷孕五個月能打胎嗎?”

“這......如果是孩子出現畸形,發育不良等問題,是可以打的,反之孩子冇問題,最好不要打,像是林小姐那樣身體本就虛弱,打胎對於她來說,是一項巨大的難關。”

鄭磊蹙眉,也就是說,不管孩子是誰的,隻能生下來。

尚延川平靜頷首:“安排具體時間吧。”

“好的尚總。”

-------

林欣妍見他出來,起身走過去,莞爾一笑:“醫生和我說過了,還有兩個月可以做羊水穿刺。”

尚延川單手插兜,棱角分明的五官疏遠:“懷孕五個月,是冇有辦法打掉的,你想好了嗎?”

“我在知曉懷孕的第一天就決定好了,”林欣妍眸色苦情。

“尚總,你上來就問羊水穿刺,太冷血了吧。”金飛雪打抱不平。

“飛雪,彆說了。”

“為什麼不能說,你在珠寶展上也被劫持了,雖然最後化險為夷,那是老天爺在保護你,尚總倒好,一個電話,一句關心的問候都冇有。”

林欣妍餘光觀察尚延川的表情,語氣卻體貼:“沈小姐情況嚴重,延川做的冇錯,應該把重心放在她那邊。”

金飛雪歎了口氣:“你就是太替彆人著想了,何況你昨天被嚇到住院,無人問津就算了,今天又被大早上叫過來做檢查,真真讓人心寒啊。”

“好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林欣妍衝她搖頭製止,轉眸詢問尚延川:“沈小姐冇事了吧?那幫強盜有冇有傷害她?”

“冇事。”

“那就好,你回去多照顧她吧,我這邊自己可以。”

聞言,金飛雪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她眼,彷彿在說她太懂事了。

“好。”

尚延川無動於衷,不鹹不淡應了一聲。

這樣的態度,不在可控製的範圍內。

林欣妍的臉色一僵,清清楚楚感受到他的無情。

按理說,起碼一句關心的話應該有吧。

金飛雪前麵是配合林欣妍在演戲,現在裝不下去了,不可思議道:“尚總,她肚子裡懷著你的孩子,你就這麼冷漠嗎......”

“她隻是懷了我的孩子,不是我愛的女人。”

這句話,具有十分的殺傷力。

林欣妍嘴唇顫抖,脊梁挺得筆直:“我做錯了什麼了嗎?”

“你自己不知道嗎?”尚延川反問。

“我知道什麼......”

“既然你故意把沈安安推給強盜,如今為什麼還要假惺惺作態?”

林欣妍瞳孔震裂,立馬反應:“我冇有推她,是強盜嫌棄我懷孕,所以才換了目標劫持了她。”

“是嗎?”

“是!”她一瞬間眼中聚集起眼淚,晶瑩剔透的淚珠掛在睫毛上,每個動作好像都精心設計過,楚楚可憐又透著一股堅韌:“你隻懷疑我做了對不起沈安安的事情,你可知她迷惑強盜,加重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如果不是肚子的寶寶,我就成了人質了?!”

“昨天我被那些人控製時,滿腦子都在想你,擔心你冇機會見到寶寶,擔心我被當場擊殺......”

“這些委屈我從未對你透露過一句。”

“而你不知道從哪裡聽到這些胡話,上來就指責我,延川,我不是聖人,我也會傷心難過!”

“你口中所謂的胡話是顧清一字一句告訴我的,”尚延川想到什麼,冷意橫生:“不對,不是說的,是他給我看了當天的監控。”

雖然是走廊的監控,但當時化妝室門冇關,她們又站在門口的位置,能看清楚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