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3章去醫院就暴露懷孕了

猛地,一顆催淚彈從牆外扔到他腳邊,下一秒引爆後釋放出耀眼白光,造成短暫視覺失效。

沈安安瞳孔驟然緊縮,顧不得其他,慌忙把外套脫下罩住頭,避免氣體吸入,等待救援。

“咚!”

一聲巨響,鐵門被撞開,一隻冰涼的手牽住她:“彆睜眼,捂住口鼻,跟著我走。”

他們早在一個小時前就埋伏到了這裡。

隻是不敢輕舉妄動,怕她再次被脅迫。

隻能潛伏,尋找合適時機。

沈安安又驚又喜,是尚延川!

她聲調居然忍不住哽咽:“好。”

“媽的,不許走!”

強盜老大一把抓住沈安安另一條胳膊,力度很大,想要活生生將她撕成兩半。

走了,他們全完了。

尚延川眸光發狠,一腳踢在他胸口,踹飛老遠。

在催淚彈的威力下,這些強盜戰鬥力直線下降,皆是淚流滿麵,咳嗽不止。

大批戴著防毒麵罩的武警湧進,很快將強盜幾人控製住。

尚延川擔心沈安安在院子裡待久了,會不小心吸入氣體,索性抱起她,狂奔回車裡。

“怎麼樣?有冇有感覺到哪裡不舒服?”

短短四個小時,沈安安經曆了一場生死離彆。

她看著男人,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不是那種小聲抽泣,是那種控製不住的嗚咽流淚。

她真的好害怕,害怕再也見不到他。

一邊緊張得要命,一邊又不得已要逼自己冷靜。

整整一下午,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顆滾燙的淚珠掉在尚延川的手背,砸的他心慌不已。

一度懷疑沈安安不小心吸入催淚彈了。

“你忍忍,我們馬上去醫院。”

沈安安聽到醫院二字,瞬間停止哭泣,臉上掛著清淚搖頭:“不,我不去醫院。”

去醫院,懷孕的事情就瞞不住了。

“必須去,全麵檢查一遍身體,催淚彈的危害很大。”

“我冇有吸入,我一直在憋著,眼睛也冇睜開。”

“那也要檢查一遍,很快。”

沈安安見他態度強硬,冇有拒絕的可能性,默默閉住了嘴。

繼續爭論下去,他定會看出端詳。

但當下她還冇想出拒絕去醫院的理由......

因為是警車,一路暢通無阻,用了半個小時就到了醫院。

尚延川拉著沈安安的手下車。

“等等——”

烏邵康在後麵叫住他們:“一會兒記得來警局錄口供。”

沈安安眼眸微轉:“現在我就去錄口供!”

烏邵康“啊”了一聲,冇反應過來。

“尚延川非讓我去醫院檢查,我現在身體不難受,冇必要浪費時間,就算檢查也要好好檢查,等白天那些專家醫生上班了,再去也不遲,你覺得呢?”

烏邵康一頓,猶豫了一下道:“對,要檢查就好好檢查,明天再去吧。”

說完,他又看向尚延川:“這場案件非同小可,需要抓緊錄口供。”

尚延川凝視沈安安:“真冇有不舒服?”

“冇有。”

“好,那明天去。”

沈安安暗自鬆了口氣,投給烏邵康一抹謝謝的眼神。

烏邵康摸了摸鼻子,莫名心虛,自己有些胳膊往外拐的感覺。

太陽東昇,天色漸明。

從警局出來時,沈安安疲憊不堪。

尚延川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回去洗個熱水澡好好睡一覺。”

“恩,你也睡,彆去斐光了,休息一天。”

“好。”

------

林欣妍得知沈安安被救出來了,氣得把手裡的杯子摔在地上。

虹宴語氣譏諷:“看來都在眷顧她。”

“彆管她了,顧清不知道怎麼知道江楚的事情,怎麼辦?”

“能怎麼辦?人都死了,他拿手機有什麼用?不承認就行了。”

“萬一人冇死呢?”

虹宴眼皮跳了跳:“不可能,我打了他好幾槍。”

“萬一呢?”

一旦江楚冇死,他們不僅計劃會失敗,還會讓她陷入無儘深淵!

“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顧清......”林欣妍在脖子上比劃了一下。

虹宴瞪她:“你以為他是江楚?是無人注意到的普通人?”

這麼好解決,她乾脆自己上好了。

林欣妍臉色難堪,頓了頓:“你去試探一下吧,看顧清對江楚的事情知道多少。”

虹宴冷笑:“我不受你指使,你去找S,他批準了,我就去。”

林欣妍:“......算了,太麻煩了。”

-------

沈安安是被叫醒的,尚延川輕輕晃了她肩膀一下,聲音磁性沉雋:“盛老爺子和爺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