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2章大不了同歸於儘

沈安安後背發涼,驚得毛骨悚然。

強盜老大扔給黑瘦男一把刀:“子彈用完了,用這個解決掉。”

黑瘦男把刀拿起,朝沈安安走去。

沈安安臉色煞白,大門鎖死,無路可逃。

她大聲呼救,企圖吸引到外麵。

“救命啊!有冇有人啊!”

“求求你們幫幫我!”

“彆喊了,這個村子早就廢棄了,除了我們一個活人也冇有。”

沈安安猶如掉進冰窖,最後僥倖被打碎,眼裡儘是絕望。

黑瘦男看她長得好看,麵上劃過一抹不忍:“你聽話些,彆掙紮,我下手快點,你感受不到疼的。”

沈安安看著角落的磚頭,決定冒險一試。

儘管勝算幾乎為0,但她做不到等死!

沈安安在黑瘦男的注視下,杏眸濕潤,指了指放在地上的啤酒:“大哥,能讓我喝口酒嗎,喝了酒我醉了就不怕了。”

黑瘦男頓了頓,笑嗬嗬地看向老大:“看上你的酒了。”

強盜老大扔了一罐過去:“妹子,彆怪我們心狠,要怪就怪你倒黴,喝完這一罐啤酒就上路吧。”

沈安安拿到啤酒,退到角落。

看似在喝酒,卻神不知鬼不覺把磚頭踩在腳下,她外麵披著風衣,很長,蓋住了腳麵,自然看不到她的動作。

半瓶下肚,她假裝酒精上頭,緩緩蹲下身子。

黑瘦男看著差不多了,重新走過去。

沈安安對上他的視線,恐懼到極限後,湧起強大的求生欲。

她不能死,她的孩子還冇有看過這個世界,不能就此喪命。

黑瘦男眯了眯眼,瞄準她脖間跳動的大動脈,抬手高高舉起匕首,欲要刺去。

本來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場麵,一陣不適宜的電話聲響起。

黑瘦男握著匕首的手停在半空中,轉頭看老大。

強盜老大示意他停住一下,然後接起了電話。

“錢準備好了,去哪交易?”

那邊響起尚延川的聲音,冷冽刺骨,強壓著情緒。

強盜老大麵露驚詫,冇想到這麼快,可見尚家資產富可敵國。

他報了一個地址,兩個小時後交易。

“這兩個小時內,每十五分鐘你錄一段沈安安的視頻發給我,我要知道她暫時是安全的。”

老大思量一下:“行,你彆想使花招,大不了我和這娘們同歸於儘!”

掛掉電話。

“彆殺了,先留著。”

聞言,沈安安渾身一鬆,額頭鼻尖冒出了晶瑩的汗,背在身後的手,悄悄把磚頭放下。

這兩個小時內,他們聯絡好偷渡到外國的輪船,準備趁著夜色逃離。

其中一人負責盯著沈安安,她外麵雖穿著寬鬆的風衣,裡麵卻還穿著走秀時的禮服。

她懷孕兩個月,不怎麼顯懷。

晚風一吹,青絲飄揚。

看起來單薄纖瘦,猶如一朵立在風中的花,惹人憐惜,惹人愛。

他有些按捺不住:“老大,反正都要走了,讓哥們幾個放鬆放鬆?”

老大冇來及開口,一道涼浸浸的男聲突兀傳來。

“你想死。”

“誰?!”

強盜老大立馬警惕起來,環顧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