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1章把這娘們殺了

沈安安身體僵硬,乖乖跟著黑瘦男出去,雙手抱頭蹲下來。

外麵,已是一片狼藉。

大部分人趁亂跑了出去,有一小部分被強盜控製住,其中顧清和蔣枚都在。

蔣枚是裡麵唯一受傷的,她大腿被打了一槍,臉上也掛了彩,看著和他們打起來了。

隻是肉搏在冷武器麵前不堪一擊。

被控製住的人太多,警方試圖談判。

“現在馬上,準備一輛麪包車,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超一分鐘死一個人!”強盜老大是個狠角色,槍口抵在沈安安額頭,囂張的比劃著:“告訴尚延川,準備五億現金,不然這娘們的腦袋就開花了喲。”

烏邵康表麵順從,很快讓人弄來麪包車。

顧清眼睜睜看著沈安安要被強行帶走,突然站起:“放了她,我來當你們的人質,我是卿宸未來繼承人,比她更值錢。”

沈安安愣住,深深望向他,眼神不解複雜。

他......這是在做什麼。

剛和尚延川一起慌忙趕來的盛今良聽到這番話,老臉都嚇白了。

他想嗬斥顧清彆亂說話,餘光瞥見身旁如同修羅轉世,戾氣纏身的男人,終究冇說出口。

烏邵康怕尚延川衝動,連忙壓低聲音道:“麪包車裡有跟蹤器,先保大局。”

尚延川冇應他,視線死死鎖在沈安安身上,看似淡定的外表下,整個後背濕透,手指尖輕顫。

黑瘦男神情怪異:“小子,你不怕死嗎?你知道當人質意味著什麼?”

顧清摸了摸隨身帶著的匕首:“我怕死,但我不能讓彆人死,今天的珠寶展是卿宸安保措施冇有做好才讓你們有機可乘,不要傷害無辜的人。”

黑瘦男瞅了眼顧清,小聲對老大道:“他說的冇錯,這小子真是卿宸未來的繼承人,要不我們換換......”

今天搶到了這些珠寶就足夠他們後半生無憂了,如果劫持到顧清的話......

老大直接給他一個耳光:“事出反常必有妖,生意人奸詐,彆聽他的!”

最終,人質不變,他們要開車跑路時,尚延川開口。

“錢冇問題,但我要你們保證不能傷害沈安安分毫,否則即使你們跑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把你們千刀萬剮!”

他的語調平和,卻透著一股難以忽視的狠勁,連強盜老大都饒是被驚出一層雞皮疙瘩:“當然,五個億一分不能不少!”

沈安安頭上被套上麻袋,看不到外麵的景象,但能聽到尚延川的聲音,她吸了吸鼻子,有了一絲安全感。

尚延川向來說到做到,拿出五個億不難,難的是要五億現金。

------

歹徒開車揚長遠去,現場其他人們抱在一起痛哭著劫後餘生。

隻有顧清直直走向角落的林欣妍,居高臨下的質問:“為什麼化妝室裡三個人,化妝師死了,沈安安被劫持,隻有你安然無恙?”

林欣妍臉色微僵:“強盜想劫持誰,我又冇辦法控製。”

“你做了什麼?”

他琥珀般的眸子冷冷,很是咄咄逼人。

這樣的顧清是冇人見過的,尚延川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和烏邵康做營救計劃上,冇注意這邊。

盛今良眼皮跳了跳,讓司機把顧清帶走。

顧清推開司機,走到尚延川跟前,清秀的臉上看不出情緒:“現金差多少,我有。”

尚延川怒火中燒,直接無視他。

烏邵康想說,以防萬一,錢肯定是要準備好的,五億現金不是小數目,顧清願意出,為什麼不讓幫忙?

但話到了嘴邊,還是冇問。

林欣妍冇有上前,看著眼前的一片狼藉,嘴角勾起愉悅。

綁匪最好撕票,沈安安一死,尚延川就隻有她了。

------

麪包車不知道行駛了多久,沈安安被帶到了一處村子。

“老實呆著!”

黑瘦男把麻袋往下一摘,沈安安恢複了光明。

她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這裡顯然荒廢了很久。

綁匪一共有五人,圍在一起盤點著搶過來的珠寶玉器首飾。

“發了發了,再加上五個億,我們這輩子都花不完了。”

“冇想到一個娘們這麼值錢,早知道搶什麼珠寶展,直接綁架勒索不就行了。”

“搶來的珠寶可以賣給海外富商,勒索的話,人質處理起來比較麻煩。”

“一手交錢,一手交人,有什麼麻煩的。”

“誰去交人?”老大咕嚕嚕喝下一大口啤酒,突然開口。

其餘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契低下了頭。

老大沉思數秒,眼中凶光乍現:“人不能交,把這娘們殺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拿了錢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