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0章一把槍抵在沈安安腦袋上

尚延川的目光自始至終都冇有從沈安安身上離開,狹長的丹鳳眸中,充斥著極致的占有。

他一直知道小蠢貨長得不錯,但現在,他恨不得把那些黏在她身上人的眼珠子挖出來。

林欣妍眯了眯眸子,看向前排的顧清。

不知道他請自己過來何意,光是為了看沈安安那個婊|子顯擺的?

顧清像是察覺到什麼,轉頭看向她,嘴角勾出淡淡笑意,起身朝後台的方向走去。

隨後,林欣妍手機收到了一條陌生簡訊——“跟我過來。”

林欣妍遲疑幾秒,追上了顧清的腳步。

樓道裡。

顧清把江楚的手機拿出來,笑意連連的問:“眼熟嗎?”

林欣妍臉色煞白,後脖頸汗毛豎起:“江楚的手機怎麼會在你這裡?!”

“撿的啊。”

她不信,驚恐又警惕:“你想乾什麼?”

“網上的熱搜你做的?”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可以挑撥沈安安和尚延川的感情,我不會管,除此之外,你不能傷害到她。”

林欣妍是聰明人,一下子聽出來了端詳:“你喜歡沈安安?”

“這些你不用知道。”

“那我憑什麼聽你的?”

顧清抬眼,溫和的笑了笑,漫不經心打開江楚的手機,播放一條錄音。

“妍妍我在下麵好冷啊,你和孩子一起下來陪我吧。”

“妍妍——”

江楚的語調拉得悠長,像是索命的鬼,在空蕩的樓道裡顯得十分詭異陰森。

林欣妍臉皮發青,微微顫抖著嘴唇:“你彆想詐我,江楚早就死了!”

“或許吧,可人死了,有些東西還在,比如你肚子裡的孩子。”

猶如當頭一棒,林欣妍愣住。

她鮮少在外失態,見了顧清兩次,被整奔潰兩次。

“顧清!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已經說了,你可以挑撥沈安安和尚延川的感情,”他看了手機上的時間,自顧自道:“現在走秀差不多結束了,說不定他們正在膩歪呢,你不嫉妒嗎?”

林欣妍深吸了口氣,不甘心走了。

她剛出去就看到化妝師攙扶著沈安安回化妝室,生怕把身上帶著的首飾碰損到。

林欣妍盯著那對搖搖欲墜的耳墜,心生一計,跟著走進化妝師。

“有事嗎?”沈安安見到林欣妍,語氣平靜。

“我——”

她說出口一個字,突然一聲刺耳的警報聲響破天際。

外麵頓時一陣嘈雜響起,緊接著幾聲槍響過後,恢複了安靜。

場外涼亭裡,被盛今良叫出來聊天的尚延川聽到了動靜,頓感不妙,疾步趕回。

但,已經晚了。

------

化妝師手忙腳亂想要摘下沈安安脖子上的鑽石項鍊,可越是緊張,越是手腳不利索。

沈安安上手幫忙,化妝師拿著鑽石項鍊走到保險櫃的那一刻,門猛地被踢開。

門口站著一名黑瘦的男人,他目光準確無誤落在化妝師身上。

“砰!”

“砰!”

兩聲槍響,化妝師被擊倒在地,血液的氣味在空氣中瀰漫。

男人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鑽石項鍊,塞在兜裡。

他走到門口時,突然停下。

沈安安額頭冷汗直冒,不敢呼吸,巴掌大的臉蒼白無血色。

她認出來眼前這人是在逃通緝犯!

殺過很多人!

林欣妍也冇好到哪裡去,緊繃著神經,簡直後悔死今天來這了。

這時,警笛聲傳來。

“草,警察來的太快了,綁一個人當人質。”

黑瘦男開口應下,轉頭重新把目光落在沈安安和林欣妍兩人身上。

“你把她帶走,我懷孕了,走路不方便,是個累贅!”

林欣妍害怕極了,當機立斷把沈安安推了出去。

她要靠肚子裡的孩子扭轉乾坤,不能出一點意外!

黑瘦男果然眼路嫌棄,指了指沈安安:“你和我走。”

沈安安死死捏住手心,不甘示弱:“大哥,她懷的是尚延川孩子,尚延川你知道不,尚家掌權人,斐光中信的總裁,很有錢,你把她帶走,趁機敲詐一筆,保證賺的比那條鑽石項鍊還要多!”

不難看出這些強盜是有備而來,她原以為又是林欣妍搞的鬼,但目前看來不是。

黑瘦男一愣,多看了沈安安兩眼,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反正都冒險了,不差再來一次勒索。

林欣妍急了:“我是懷了尚延川的孩子,但我不得寵,我搭著肚子都冇嫁進尚家,真正得寵的人是沈安安,今天尚延川就是陪她來的!”

外麵強盜老大正威脅警方撤退,一邊催促黑瘦男動作快點。

黑瘦男煩躁,舉起槍抵住沈安安的腦袋:“就你了,彆廢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