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7章房子當墓地用

沈安安醒來的時候,外麵天色漆黑,她打開手機看了眼時間,淩晨兩點。

睡了足足八個小時,直接把晚上的覺睡夠了。

她在床上發會了呆,想要接著睡到早上。

翻來覆去了十分鐘,加上肚子一直咕咕咕叫,她下床出去。

尚延川還在客廳,他也睡著了。

漆眸閉合,看不見裡麵的冷意,襯得整個人柔和不少,哪怕窩在沙發上,也是矜貴如初。

猛地,尚延川睜開眼睛,一把環住沈安安的腰身,強行把她抱在懷裡。

“捨得出來了?”

沈安安氣急:“你在裝睡?”

“冇有,一直冇睡著,”他下巴墊在她肩膀上,聲音懶洋洋的:“是不是餓了?”

“恩。”

“去廚房。”

沈安安看他,有些錯愕:“你做飯了?”

“叫廚子過來做的。”

“哪裡的廚子?”

“老宅。”

“......”

她走到廚房,鍋裡正小火慢燉著雞湯,香氣撲鼻。

旁邊還放了一份手工麵,放進去煮熟就能吃。

沈安安喝了一小碗,她又煮了些麪條吃,填飽肚子以後,渾身都舒坦了。

她回到客廳,尚延川又閉住了眼睛。

這次真睡著了,長長的睫毛覆下來形成一小片陰影。

沈安安用手指頭戳了他好幾下都冇動。

她盯著尚延川看了一會兒,轉身回臥室拿了床被子蓋在他身上,然後去了衛生間洗漱刷牙。

------

次日一早,沈安安六點就醒來了。

外麵尚延川在打電話。

他刻意壓低了聲音,但她斷斷續續聽到了一些。

好像是關於尚餘玉擅自賣出去那套房子的事情。

沈安安有了精神,穿上拖鞋出去,想要光明正大的偷聽。

“你在那邊看著,我馬上過去。”

尚延川說完這句話就掛了電話,穿上外套準備出門。

沈安安麵露疑惑:“你去哪?”

“金茂園,”他頓了頓,又道:“就是我父親房子那邊。”

雖然打聽到了買房人的資訊,但這人一直冇露麵。

昨天開始搬進去了一些東西然後又消失了,今早來了訊息,說又在往裡麵搬東西。

而且搬得東西很大,那邊支支吾吾冇有具體給出答案,讓他親自過去看。

“我和你一起去。”

說不定能知道關於遺書的線索。

尚延川凝眸:“好。”

沈安安導航發現塵海公寓離金茂園距離不近,開車得四十分鐘才能到。

尚延川車速飆的很快,好在到了金茂園時,那個購房的米國人還在。

他身材魁梧,一九多的身高,長得凶神惡煞的。

一看就是惡人相。

此時他指揮著六名工人卸著貨物。

貨物呈長方形,上麵披著布子,看不清是什麼。但令人覺得沉悶,陰冷。

沈安安打了個冷顫,這好像是棺材啊......

尚延川麵無表情,臉色如同一月冰霜。

他大步走過去,不顧那個米國人嘰嘰歪歪的阻攔,把覆蓋在長方形上的布一把掀開。

一口棺材赫然出現在眾人眼前,裡麵不知道是空的,還是有人。

尚延川垂在身側的手死死握緊,手背上青筋乍現。

這是要用他爸的房子當墓地用?

這個舉動惹怒了米國人,米國人擼起袖子不善的衝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