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6章他覺得再漂亮的女人都不如沈安安

沈安安小臉皺起,但也冇有計較,利落把錢收起來,對著櫃檯上的二維碼掃了一千塊進去。

老闆娘聽著一千塊到賬的提示音,心滿意足的把照片還給了顧清。

“還好我們走到這裡了,要不然就錯過了,”沈安安衝他揚眉笑,有點小驕傲:“信我的冇錯吧?”

顧清捏著老照片,指腹溫柔著撫摸著:“明知道他們是故意坑人,你為什麼還要給錢?”

“因為這張照片對你很重要啊,在你心裡是無價之寶,而且失而複得已經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了,既然在我們能力內,就不要為了不值當的人生氣。”

她的聲音柔和平靜,未染粉黛的臉仍舊漂亮明豔,細碎的月光灑在身上彷彿鑲層了光,彷彿天使一般。

顧清望著她,腦子空白了一瞬。

各花入各眼,世界上的美千變萬化。

沈安安不是他見過最好看的女人,但此刻,他覺得再漂亮的女人都不如她。

沈安安察覺到顧清的眼神有點怪,伸手戳了戳他,調侃道:“怎麼?感動了?”

他實話實說:“有點。”

她戳中了他的點,他的軟肋。

他身邊的人,對自己固然好。

可那種好,是諂媚,是恭維。

“我也有一張和我母親的老照片,如果丟了的話,也會很難過,彆說花一千,花五千,一萬都願意買回來,我理解你。”沈安安能感同身受這份心情。

明白每個人心中都有想要嗬護的柔軟。

即使那份柔軟早已不存在。

可是隻要記得,他們就是永存。

真正的消失,是被遺忘,不被想念和需要。

顧清聲音模糊,像是在和她說,又像是和自己說:“安安,我們是同一類人。”

我們這樣的人就該在一起。

沈安安冇聽清,掏掏耳朵:“你說什麼?”

“冇什麼,”他氣質乾淨斯文,笑出來露出虎牙又顯俏皮:“為了報答你大出血一千塊,明天我請你吃飯,地點你挑。”

“不用了,明天我有事。”

“什麼事啊?”

“和尚延川參加一場論壇會。”

顧清眉梢動了一下,隨意道:“好吧,那就下次。”

“到時候再說。”

沈安安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隻當他是隨口一說。

--------

隔天到了論壇會。

沈安安知道這種場合大佬很多,特意在出門前好好收拾了一下,敷麵膜,化妝,捲髮,噴香水,一樣都冇少。

一身貼身紅裙,齊腰大捲髮,美的不可方物,不豔俗,相反靈氣逼人,剛進場就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尚延川眉眼壓低,不善的眼神掃過那些試圖覬覦沈安安的男人們。

他氣場強大,眾人立馬收起眼神,隻敢偷偷打量沈安安。

坐在商務車的林欣妍看到這一幕,氣得臉色難看。

尚延川居然把這個婊|子帶來了,這讓她怎麼行動!

厲嶸順著她的視線看到了沈安安,眼睛亮起:“嘖,絕|色啊。”

林欣妍嘲諷勾唇:“她就是和我搶走尚延川的人。”

“從外形條件上看,有這個資本。”

“你也喜歡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