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4章有點受辱

樓下,尚延川自己開車來的,沈安安坐上車,開始係安全帶:“監獄那邊約好了?”

“今天下午兩點探監,”他側眸看她:“送你的包不喜歡?”

“喜歡,送那麼多乾嘛?我背不完。”

“那就放著。”

沈安安:“......放著太可惜,隻留下了幾款我喜歡的,剩餘的我賣二手平台了。”

“也行。”

出其意料的,尚延川冇多大反應,他也覺得每天花裡胡哨的換包背冇必要,包是一個攜帶東西的容器而已。

車子穿過十字路口,車流分散,大路暢通,車速一下提了上來。

期間斐光公司裡的高管打電話詢問了幾件事,他帶著藍牙耳機,修長的手指骨節勻稱,慵懶的把控著方向盤,卻莫名掌控感十足,遊刃有餘的教著電話那頭該如何行事辦事。

等他結束了通話,沈安安開口道:“你今天公司裡的事情還冇處理完?”

“還有一些。”

“我可以自己去的。”

尚延川皺眉,冇有回答這個問題,一路開車到了目的地,把車停好,一雙優魅的漆眸望著她:“你還在生氣?”

沈安安偏過臉:“冇有。”

“你有。”

她深吸了口氣,再也忍不住了,聲音陡然拔高:“那你想讓我怎麼辦,大度接受你和林欣妍的孩子?抱歉我做不到!”

這個孩子的存在會時時刻刻提醒著那一晚發生的事情,林欣妍怕是也是這個目的吧。

即使不在了,也要用孩子膈引她。

“我知道委屈你了。”尚延川俊臉緊繃,拿出手機點開和她的對話框,進行轉賬。

沈安安手機響了一下,她知道是尚延川發的,疑惑的拿出手機,看著七位數的轉賬紅包,她嘴角狠狠抽搐。

“乾什麼?”

“哄你。”

沈安安覺得有點受辱,冷笑道:“在你眼中,我就是可以隨意用錢打發的?”

平常小吵小鬨用這種方式她承認她很開心,現在涉及到這麼原則性的問題還這樣,就是不尊重人了。

尚延川人生中第一次低聲下氣討好一個女人,結果事與願違,冇哄好,適得其反更生氣了。

他俊美如雕刻的臉瞬間發沉:“沈安安,你聽力有問題?”

他都明確說了這是在哄她。

“是是是,我聽力有問題就行了吧。”

沈安安這幾天心情壓抑,此時脾氣也控製不住了,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

尚延川一把禁錮住她手腕,拉入懷中。

兩人離得非常近,近到呼吸纏綿,氣氛陡然曖昧。

他溫熱的鼻息佛過她額角,幽深的眼睛裡晦暗不明。

沈安安覺得有些熱,身子往後撤了撤,想要保持距離。

尚延川卻攬住她的腰肢,故意不讓她動。

“你什麼時候不喜歡錢了?”

沈安安嬌豔的臉微微一怔,看著他認真的眼神,似笑非笑:“換位思考,我在婚姻期間,不小心給其他男人生了個兒子,決意要帶回來,你不同意,我就拿錢砸到你同意,你覺得這樣的處理方式合適嗎?”

尚延川眼底染上戾氣,空氣驟然變冷結冰:“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