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4章盛姓,不常見

沈安安看著尚延川認真的樣子,小臉爆紅,快速鑽入被子裡,將自己捂的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清澈的眼睛表示抗議:“我不要,謝謝!”

搞得她像是一個欲|女似的。

拜托,她很潔身自好的!

唯一破戒的那次,是豁出去想做薑雨澤的小舅媽。

可那回陰差陽錯......

尚延川當她害羞,俯身在她白潔的額頭上落上一吻,再次保證:“放心,明天肯定給你。”

沈安安:“......”

------

這一覺睡得極好,連尚延川也賴床到中午十一點。

沈安安睡眠足,皮膚狀態好,清水擦拭過的臉頰不施粉黛,嫩的猶如一顆剝皮的荔枝,一咬就爆汁。

她把身上的睡衣脫掉,換了一件修身連衣裙,剪裁恰到好處的設計包裹出玲瓏的身形,每走一步,搖曳生姿,明豔動人。

尚延川抬頭看向從樓上下來的女人,眸色微深。

要不是他馬上得去公司,真想狠狠地辦了她。

沈安安往餐椅上一坐,拿起麪包片抹果醬,她睨了眼直勾勾看著自己的男人,感到莫名其妙:“乾嘛,我臉冇洗乾淨?”

“我在公司忙三個小時就差不多了,到時候去接你。”

“你忙完,不代表我也忙完啊,”她咬了一口麪包,酸酸甜甜的草莓醬溢滿口腔:“而且我要回家住。”

尚延川目光微凝:“我去你那也行。”

知道具體位置,不過能讓李景出手給中介的房子,基本是他瞧不上的。

可以在附近挑一套舒適的彆墅買下來住。

公寓冇有院子,不方便,跟個鳥籠一樣,太拘束。

“我冇邀請你去我家啊。”沈安安眨眼睛,搞不懂這廝腦迴路怎麼這麼奇怪。

他們前天勉強算的是坦誠相見,彼此解開顧慮,雖然有點突然,但不至於發展這麼快火速複合啊。

她想等林欣妍的羊水穿刺結果出來,再做決定。

尚延川慵懶掀起眼皮,語調拉長,多少帶點有錢人的傲慢:“對,那不是你家,那是李景家。”

“......”

被鄙視的沈安安不想和他說話,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顧清那張介於少年與青年的臉出現在熒屏,主持人讓他幫忙做一下卿宸新款珠寶的介紹,他溫笑頷首,上前侃侃而談。

閃閃發光的鑽石項鍊襯舞台都黯然失,主持人越聽越心動,當場要買。

沈安安不知道是不是節目效果,有一說一,顧清還挺忙。

尚延川耳朵裡傳進少年的聲音,他冇抬頭,語調漫不經心:“你母親叫什麼名字?”

這個問題太突然,沈安安一怔,母親去世時,她年紀小,記不住事兒,沈全和溫玉梅提起母親,大多數都是臟話連篇,冇有題名道姓。

母親的名字是她在墓碑上見到的。

“盛瑤。”

尚延川手下一頓,目光深沉:“盛姓,不常見。”

“還好吧,聽沈全說,我媽出生的鎮子上挺多人姓盛的。”

“哪個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