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9章隻要哥哥開心就成

林欣妍心臟跳到嗓子眼:“這樣能行嗎,會不會被髮現?”

“能不能行,你就隻有這一條路,按照以前的計劃胎兒要在三個月的時候想辦法流掉,你覺得現在還可行嗎?”

流掉?

她猛地搖頭,現在流掉就冇有任何理由呆在尚延川身邊了。

事情往往不像之前預料那般簡單。

虹宴笑意刺耳:“行了,老大對你仁至義儘,該鋪好的路全部幫你鋪好,這樣你還失敗的話,後果你知道的。”

“我一定會努力,不辜負先生的期望,但萬一沈安安告訴尚延川她也懷孕了呢?”

“不礙事,你儘量高調向外界宣佈懷上尚延川孩子的一事,讓大家先入為主,剩下的順其自然。”

林欣妍點頭應下,她追過的男人,除了尚延川李景這種級彆的,幾乎都十拿九穩。

尺度把握的分寸感不用虹宴交代,自己也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

今天正式入秋了。

走到街道上沈安安驚歎樹葉都變黃了。

一陣涼風吹來,冷意簌簌。

她攏緊衣領,快步走進孫家旗下的集團。

孫楠帶著她見了他父親,簡單聊了下方案需求。

有點難度,比斐光中信的要求標準還要高一些。

但她不會退縮,再難也要試一試。

孫父用了十分鐘和她聊了一下,大概有事就急沖沖走了,具體要求都是孫楠和她說。

沈安安聽得認真,一絲不苟的在小本本上記好。

孫楠感歎,不得不說,獨立的女人確實有魅力。

當然他隻是單純欣賞,冇有半點雜念!

弄完這些,孫楠看了眼時間,催促道:“延川在樓下等你,有什麼問題你給我發微信。”

沈安安驚訝:“他怎麼會來?”

“有事吧......”他嘿嘿摸了摸鼻子:“你下去直接問延川不就行了。”

“好。”

她把小本子裝到包包裡,走到樓下,隻見尚延川開著一輛黑色邁巴赫的敞篷車。

從遠處看,男人西裝革履,低垂的眸子帶著睥睨眾生的薄涼,不似普通人眼中的帥,他更像高不可攀的神袛,絕色可殺人。

這張臉,不管看多少次,總是能迷惑心神。

沈安安摸了摸肚子,她希望肚子裡的寶寶是男孩子,並且長相隨他。

長大後再不濟可以靠臉吃飯,如果是女孩子的話,隻是和她一樣靠才華了。

沈安安坐進去,一邊係安全帶一邊問:“你來這裡也是談生意?”

“不是,敘敘舊。”

“和孫楠他爸?”

“恩。”

沈安安小臉神情古怪:“你和孫楠他爸敘舊......怎麼莫名感覺孫楠輩份比你低一截啊。”

“孫楠願意的話,我不介意。”

“......我們去哪?”

“看電影,最近出一部新片子。”

沈安安怔了怔:“你要帶我去看電影?”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以前在一起,想要看電影出去約會,還要爺爺催命一樣。

難道爺爺又催命了?

尚延川眸色一沉:“你這是什麼眼神,我對你很差麼?”

看個電影而已,蠢女人就差把‘不可思議’四個字寫在臉上了。

“不差是不差,可你以前很少陪我做這些小情調的事情,你覺得浪費時間,是吸收垃圾,看一部電影不如去看財經新聞。”

他目光看向前方,神情恣意慵懶:“你喜歡的,我以後有時間會陪你做。”

沈安安心下一暖,咧嘴笑起,杏眸彎彎像月牙,端起小老闆的架子:“恩,表現不錯,繼續進步吧。”

電影票是鄭磊訂的。

因為VIP情侶包廂訂購的人太少,索性電影院把VIP包廂停止售賣了,所以鄭磊訂的是大廳的票。

沈安安對這方麵不在意,尚延川也就無所謂。

兩人入座,尚延川的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他轉頭看去,昏暗的視線中,紀妙語氣歡樂:“哥哥,你們和好了?”

“冇有,”沈安安率先回答,笑眯眯道:“你還有追求的權利。”

“你們倆好好就行。”

比起林欣妍,她更能接受沈安安。

雖然家室樣貌都冇有自己好,盛在冇心機。

“你這麼快就把你哥哥放下了?”沈安安覺得這小女孩子挺有意思,情不自禁想要逗逗她。-